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5 現在醫院的鑑定報告沒有一個明確統一的規範。每個醫院所以判斷的準則都不同。法院大概也很難有個遵照。要有公信力至少也都要3份報告以上才能比較有完備的佐證。 檢察官們所提的證據或許不夠能說服法官們,畢竟要因為一逃票的行為就殺人,實在是不合經驗法則,因此處於心神喪失的情況下是比較合理的。他們要能提出強烈且合理的反駁證據才有可能使二審法官有不同的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