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8 是有這樣的疑慮,但是已過多年且證據薄弱,要待檢察官能否有他不服藥情緒失控時容易有暴力行為或攻擊想法,持續反覆多年且顯而易見,而容易發生卻仍不做任何防護措施的過失,使不特定或多數人處於危害公共安全過失的強烈證據,這方面的問題才有可能被法官酌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