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B9 感謝你所提供的文章 B11 B14 1 OK 即便被告於刺傷行為當下屬無辨識能力 惟法院也沒有就被告的原因事實去做調查鑑定(刑19第三項) 也就是黃律師文中所提及之病識感 被告是否是因思覺失調症而100%不願意吃藥 如果報告能夠證明被告有1%的疏忽導致其停止服用藥物 不論係依照實務採的失權理論 抑或是通說採的前置理論 被告不吃藥的行為應成立過失致死罪之原因自由行為 惟法院卻未在判決書提及或調查 判決可以說是相當草率 尤其是對於這種社會重大矚目案件而言 2 另外檢察官的辦案也有瑕疵 除了上開提到的部分在偵查中完全沒有鑑定調查者外 重點是~~~ 到底誰要為這個思覺失調症的病患負危險源監督者之保證人地位?????? 是誰沒有督促完全無辨識能力之病患按時服藥?????? 親屬、醫護或社工等等???? 檢察官也沒有調查.... 所以整體來說就本案而言 可謂辦案瑕疵不少 B17 侵權行為的要件須有行為人於行為當下具有識別能力方可成立 基本上與刑法的辨識能力差不多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