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PO - 國立東華大學 法律學系
B18 檢察官調查的方向跟問題不夠多,蒐集的證據也很少。很多可以考慮的東西都沒有調查或討論,所以才讓法官那邊沒有判斷依據無所適從因而只能這樣判決。現在這個案子被放大檢視,二審那邊兩造考慮的面向應該會有更多不同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