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首先 我先就為什麼沒有適用原因自由行為簡單論述一下 (1)犯人停藥時間逾2年之久,難以肯認其在兩年之前就已經對此有預謀,若要以故意相繩似有非議。 (2)然諾似有過失這點,我們從義務的角度來討論,我們是不是要科以精神病患者必須要服用藥物之義務來看,似乎有所過高,就無義務、無過失的法理來看,似也無適用過失原因自由行為的餘地。 (3)再來,我們可以把原因自由行為的前後段分開來看時,原因自由行為前段的當事人就原因自由行為後段的當事人構成間接正犯的想法來看,本案之犯人就更無適用此法理的空間了。 接著 我們來討論精神病患者,病發時施行犯罪的當下,有無苛責的餘地。 (1)犯罪之所以可以被苛責,是因為行為人對於犯罪的開始、進行、結束,或多或少都有一種掌控力,理解犯罪所造成的危害,也就是不法意識的存在,始具有可罰性的基礎。 (2)然精神病患者在發病的情況下,是毫無辨識能力的,我們並沒有對於患者在當下有期待控制自己的可能性,患者無法控制任何犯罪過程中的任何一刻,其所為之犯罪行為,自也就難以苛責。 (3)本案中,法官對於犯人在犯案的當下是毫無辨識能力已就完整清晰之涵攝,就無需再更多言。 (4)故為被告無罪判決,施以最高之強制就醫保護處分似可理解。畢竟「法律無關真理,而是價值的選擇」。 有看判決書,是批評任何一位法官的前提,希望大家能以此前提來發表自己的想法,本人才疏學淺,若有不足或疏漏已屬正常,更值大家注意的是,二審法官會如何宣判,如何推翻這如此紮實之無罪判決。 我是B4,我的主觀想法已在前面就不再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