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 法律學系
合議庭的法官們,有自己的價值選擇,在面臨社會與論勢必會大勢抨擊的情況了,扛住了壓力,選擇了自己的法價值,這大概就是自由心證的完美體現。 雖然我仍舊無法於感性理解這個判決,畢竟我也是人,也是有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