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我看完這個判決其實蠻想翻桌 但也只能尊重 畢竟法官是依照自由心證下裁判 不過判決倒是有不少疑點沒有釐清 也有許多違反經驗與論理法則的地方 茲說明如下 1 醫院鑑定報告說被告於行為當下時 已喪失辨識能力 那我想請教一個喪失辨識能力的被告 是如何能夠自己買車票 自己跑去警察局等地方 有能力自己到指定的月台上車 豈非謬誤 難道是說剛上火車有意識 之後馬上陷入無辨識能力之狀態????? 準此個人認為被告雖有精神疾病 惟尚未達到無辯識能力之狀態 充其量只能說被告辯識能力顯有不足而適用刑法第19條第二項 減輕其刑 2 被告在未服用藥物時應該就可以認知到自己未吃藥將會有失控的行為舉止 對於該刺傷行為應有預見可能性 固屬刑法第19條第三項之例外 3 故倘若依照法官的判決 被告除了無罪外 被害人將無法獲得民事賠償 蓋被告行為當下無識別能力 本人實在無法苟同 個人認為二審改判的機率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