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B5 這篇從黃致豪律師臉書看到他分享的文章,我覺得還不錯,可以解釋您的第二點。 !/story.php?story_fbid=10221367316669059&id=1133119129 至於第一點,在陷於類似極端被害妄想症時他的行為就是盡其一切所能的要逃離威脅,出現買車票甚至是判決書上有說他刻意換了一班車,我認為都是在那樣的精神狀況觸發之下可以產生的行為,而不是喪失辨識能力就沒有辦法做事情了。 當然我也不是完全支持這個判決,就是提出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