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夢念

2017年9月30日 04:56
又是那場夢,無止盡的暗幕中,明明星空如此閃爍,卻無法照耀出口的路徑,纏繞著,在靈魂的深處,不斷雕刻那贖罪之石。 夢的印象,如同真實,清晰且帶有意識,彷彿回到過去,那個與你共度的回憶,即使只是午睡小憩,夢醒時分雙頰不自禁地出現淚痕,這是一個朝思暮想的記憶,亦是回不去的夢境。 那天,命運之日,註定你我分隔兩地,隨年月消逝,徘徊在鬼門關前的我,似乎看到你在對岸向我招手,然而我卻不知道,自身是否夠格回應那熱情召喚。 那場夢,代表著我對自己深切的痛恨,恨那不能伸出雙手的自己,只有在未來數年不斷仰賴夢境來減緩那深不見底的罪惡感。 記得你坐在對面的皮卡上,如同路人般,擦肩而過,誰都沒能注意到,那是在前往沙場的途中,這是最後的錯過,曾經的同袍,我還記得那天為你別上的深紅領章,代表著武勇的勳章,你曾經是我的英雄,保家衛國最佳典範,然而就在那天,我們各自搭上不同的皮卡,駛向不同的戰區。 命運至此錯開,夢中跟現實不同,第一次拿起真槍,準備參與國家的保衛戰爭,而你發現了我,因為過度緊張而不斷的發抖,已然數日沒能睡飽吃好,臉色蒼白且身型消瘦許多,顫抖的手指感覺連扣下板機的力氣都沒有,只能茫然地等候死神的招手,投入地府懷抱。 不顧隊長的命令,你跳下車迫使整個車隊停擺,看著我你不發一語,硬是搬開我的手,交給我的是那已經對折的領章,些許斑駁代表它經歷過多少戰場,仿若看開一切的笑容,此時不需要言語,收到你給我的鼓勵,要是此時能夠拉起你的手,踏向同個戰場,不知道未來會有多少改變? 窗外的雷聲,嚎啕大哭,空虛的情感藉由大自然的奔放,似乎得到些許慰藉,今早沒有晨曦,雷聲隆隆一場暴雨即將到來,即使在夢中,也沒能踏出那一步,在那當下,註定就是別離。 夢中也好,過去也罷,如同錯過的時間線,未來所有事件都不會在交集,除非有誰能夠使用魔法回到過去,改變當初的那膽小的自己,修正那時的錯誤。 能去哪裡尋找到你?別離後,已然不可能再相遇,物質界與精神界無法互相干涉,只能呼吸時做夢時,想著,念著,想要抓住,卻只有空氣,多少淚水與憎惡,朝著空氣揮拳,卻什麼也感覺不到,能不能像以前一樣,那寬厚的背影,隨我捶打與任性? 我知道,我是知曉的。 即使揮灑在多珍珠,締造出多少深溝,也無法喚回槍響下的鐮刀,板機扣下的彼刻,注定要在三途後才可以相見。 蒼天賜予我一個禮物,最敬重的你呀,我還記得別上領章時的那股驕傲,如果沒有錯過,或許我們就在同樣的世界中,即使鮮血染紅軍服,至少也是個美麗的足跡。 然而,意外地活下,長壽,是我所最不想要的恩賜,自私的我想要退貨,這個玩笑我想要取消,卻怎樣的也走不了。 如同當天錯過,祂也不想要我去找你,這思那念,能否超越時空,跨過界線,傳達給你? 我會努力的想著,用盡靈魂去思念,這是唯一能夠做的,唯一,能做的。 孟婆呀孟婆,消除記憶的湯能否晚點在煮完,至少,等到我走完這趟之後,讓我們在一起喝吧,兄弟。
愛心
0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