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短篇-烏鴉與黑線。

2018年10月6日 01:23
#瘟疫短篇-烏鴉與黑線。 今夜的海岸有魚洄游。 其實她不確定為何自己要走 餐廳前的眼淚 手上的牡丹 現在看起來是那麼愚蠢 現在看起來是那麼珍貴 如果當初沒有哭著離開 是不是就有不同的故事了 只是她的當初跟他的當初 早已成為不一樣的故事 那夜 她來到那條雙黃線上 就這樣靜靜地躺了下去 躺在柏油路上 她看見頭上有隻烏鴉盤旋著 夜裡的烏鴉 融合了夜色 更難看見 於是牠一直飛 一直飛 用那深不可測的瞳孔 看著躺在地上的她 而她看見了烏鴉 也看見了他死前經歷的回溯 於是她靜靜的躺在雙黃線上 想著自己跟他的一切 想著自己也能找到醉倒的原因 頭上的烏鴉降落 停在電線桿上看著哭泣的她 發出了憂鬱的叫聲 她看見了最後一個回溯 那天鵝絨盒內的石頭 化做一隻漆黑的烏鴉 飛離了雙黃線 飛離了電線桿 飛離了圍觀的人群 飛離了哭泣的女子 最後飛過海岸 盤旋在那片她們熟悉的海 而她突然睜開眼 場景早已不是雙黃線的地面 而是海岸她們約會的防波堤
在空中的烏鴉與堤上的她之間 有著一條黑線連接 綁在烏鴉的腳上 綁在她的無名指上 她看著被黑線套上的無名指 又看了一眼烏鴉的瞳孔 她對著烏鴉說 【帶我走。】 而烏鴉只是叫了一聲 便展翅往海的彼端飛去 扯斷她們之間的連結 而她彷彿明白了什麼 她從防波堤上坐起 看著自己的無名指 流下了最後一滴眼淚 烏鴉早已飛走了 而烏鴉也帶走些什麼 只有她明白 有些事情是再也回不來的 像那束牡丹 像那顆石頭 像那具屍體 像那隻烏鴉 像那雙黃線的一切 總有一天都會被寫成故事 而不是誰的人生了 她拖著無名指斷掉的黑線 慢慢地消失在海的另一端 沒有烏鴉的那一端。 後記 這個三部曲告一個段落了 每一篇都可以當作獨立的故事 也都可以連在一起看 希望一百個人看 就有一百種不同的烏鴉飛離海岸 其中第二集要去我的IG看喔 FireRavens 著火的渡鴉。
愛心
3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