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短篇-母親的妝容。

2018年10月9日 00:06
#瘟疫短篇-母親的妝容。 今夜的海岸有人唱著歌。 從有記憶以來 自己他就與母親一起生活 兩人居住在山上的小屋中 沒什麼物質生活 吃著打獵來的食物 睡在枯葉舖的床舖 什麼都沒有 但是有彼此 就這樣過了很多年 有天母親突然拿來一盆液體 對著他說 【女孩子長大了 要學會化妝了】 說完便幫他畫上了紅色的妝 紅色的腮紅 紅色的口紅 這種液體又腥又鹹 但為了像母親一般漂亮 他也就乖乖的學習化妝 當一個漂亮的女孩 但他沒注意到 媽媽一日一日的慘白 他依舊想要讓媽媽開心 但直到有一天媽媽出門覓食 就再也沒有回家 他不斷地哭著 斗大的淚珠融化臉上的腥紅 化成紅色腥水滴落 一定是自己妝化的不夠好 媽媽才會離開我 我一定要化的更可愛 讓媽媽開心 他開始找尋最美麗的紅色 畢竟那也是母親唯一教導的妝容 他試過各種動物的血 但都不夠特別 直到有一日他意外發現 被野獸攻擊垂死的登山客 那登山客不斷哀求 要他救救自己 而他卻拿起了旁邊的石頭 用力的往登山客頭上砸去 溢出的白色腦漿混合鮮血 變成粉紅色液體噴在他的臉上 他終於找到最適合自己的妝容了
於是 他開始用石頭襲擊其他登山客 每日都塗抹充滿鹹腥的妝容 只要自己不斷變美 母親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後記 如果你覺得這篇故事 可怕的地方是在於鮮血妝容 那你就太小看瘟疫故事了 思考一下 這篇有一個我絕對不會犯的錯誤 存在在這篇故事 找到那個錯誤 你就知道這篇可怕的是什麼。
愛心
6
.回應 6
共 6 則回應
”他”是男生? 因為你的第三人稱分的很清楚 絕對不會把”她”打成”他”
媽媽用自己的血幫他畫? 他不是人? 好想知道啦😂
國立金門大學
媽媽拿了一盆液體,液體是媽媽的血? 所以媽媽失血慘白不見了
大家猜的基本都沒錯 但我想說的重點是 比起鮮血 更可怕的是想將兒子 強行改造成女兒的行為。
馬上回應搶第 7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