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大學

隨筆 罪孽

2018年11月5日 04:33
一直覺得罪與罰這個書名很猛 但是我還是得趕期中作業的 可是我想偷閒   還有神的概念很酷,因為祂什麼都會又什麼都不會,要解釋祂是什麼存在可能要在貼郵票時捲入什麼大麻煩才有機會說明白,我稱祂為複雜的形上學概念神。 *   夜晚,隨著偷來的六只羔羊在祭壇上依序哀號,以撒用顫抖的雙腿跪下,緊閉驚慌的眼,使那沾染血腥的手虔誠地合掌祈禱,淌流的羊血染濡了被膝蓋壓著的白色衣擺,他雖不適卻也不敢停。霎時他感到有股暖流自手心而始並竄流全身,耳邊依稀聽到了既陌生又熟悉,既和藹又威嚴,如命令又似安撫的聲音對著以撒說:「我願赦免你的罪。」   那是偉大到不能存在的神。   以撒雖然如釋重負,但他仍舊夢到被石頭砸死的爾罕。他仍舊在惡夢驚醒,縱然主說已免了他的罪,但,他沒有。   皮膚黝黑的閃米族人已經在村莊落腳了第二個晝夜,可以看見他放在石椅上半敞的亞麻布袋裝著的是幾塊麵包,倘使品質皆與昨日他所食用的那些一樣,沾滿灰塵與黴菌的話,那在這座富碩的城鎮裡,定是安全無虞的財產了。   而他臉上的髯鬍替沉默的嘴闡釋了他所經歷的風霜,乾燥的頰乾癟的唇與眉上有著土黃的砂礫,看起來他度過了西奈的沙漠。   為了逃到夢追不到的地方,他遠離了上帝應許之地,但那晚的風聲仍舊像極了爾罕的耳語。
愛心
4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