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畫  千年白衣(01)

2018年12月12日 02:39
我看到一個白衣的女子,在一明亮山洞內的祭壇上向我招手,支撐祭壇的空地外皆是清澈的流水,從未知流入,將女子所在圍成一個圈,又流向未知,那女子似乎看到我的一臉茫然,俏皮的,將流水潑向我,寒冷凜冽的水逗得我起一身機靈。   猛然張眼,眼前卻是灰黑的高速公路,白衣消散,成了青春的粉紅毛衣,妹妹賊賊的拿著水瓶笑著,是夢,車上的我醒來,側耳聽著車內的歡笑,卻感到一段距離,好似時空沒有接上,如同觀賞黑白的無聲電影時,下一個畫面卻成彩色的歡樂電影,心頭上翻起莫名的失落。   是第幾次了,那畫面,那個地點,那一襲白衣的女子,已經是這些日子來的多少次了,我已經沒能算清,但那樣的真實感去一直難以忘記,夢裡他的一顰一笑都是多麼的熟悉,好像真實地站在我的面前一樣,可惜醒來後卻不曾存在。   「豬噢!快到了還睡!等等就讓你多做點事,不然晚上睡不著」妹妹看著我說,但剛回過神的我可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便隨意敷衍了過去。   「好主意!等等就讓哥哥多做一點事情,我們去溪邊玩!」副座的媽媽,也在一旁答附和。 . . . . . . .   「到了,下車吧!」   經過長途跋涉的我們,在爸爸的一聲吆喝下,紛紛歡快地下車拿行李衝向眼前的露營區,爸爸在一旁抽菸休息,我和妹妹則是在我們的位子上合力搭起帳棚。   夜幕降下,星月升起,各自睡去的我們在月色下依偎,我又夢到了她,她依然在水中,而我這次身在她的面前,面對面,彷彿真切的感覺到她呼出的氣,一股伴著溫暖的清香撲到我的臉,四周開始變得模糊,唯一清晰的只剩她,她便代表全部的真實,四周一切都只是陪襯她的虛無,原本以為是一樣的夢境,沒想到她卻開口說了一句:「來...找我」   這次的夢在這裡戛然而止,月亮還沒若下,太陽也沒到定位,我便驚醒,這次沒有了之前的失落,只有迫切的渴望,穿好了外套和鞋子我便走了出去,看著帳篷外的霧氣,沒有一絲猶豫,好似以走過多次,走上最熟悉的那條路,飛快的走到了一段溪邊。   這段溪流的上方是一高聳瀑布,水流們像忠貞烈女一樣,為了捍衛自身清白,紛紛義無反顧的跳崖,落入底部那深幽水潭,瀑布底下卻是一圈幽幽的圓形漩渦,那一抹深色煞是突兀,如同一滴濃墨滴在水中,久久未散一樣。   上頭落下的透明清澈水,跳下那時都會被那深色被吞噬,好像盡頭那有一個貪婪的大口,我亦如是,像極了那流水一樣,奮不顧身的走向那瀑布,好像眼前那不是致命漩渦,而是極具吸引力的山間寶藏,心裡突然升起一個念頭,讓我為了得到她我必須不顧一切的前往。   在身子不控的向前的同時,水位也越來越深,到了漩渦邊緣時水已經淹過我的胸口,但神奇的是,水再深再冷,但到了我四周,雖水依舊深,卻不再冰冷,嚴冬之水成了夏天的洋流,那水是再次相遇的熱情,是分別多時的炙熱思念,輕吻著我的軀幹;漩渦再大再致命,到了我的身邊,卻不再是萬獸之王的獅子,而成了見到主人瘋狂撒嬌的小貓,那一點吸引力,不是要撕裂,更像是要把主人拖回家一樣,那樣調皮輕咬輕扯。   這又是一次的夢,但還沒寫完,這個夢在一個晚上留下太多,想起那時夢醒,我的眼角還留著溫熱的水珠,我想好好地完整的紀念一下這個夢,就當作體驗了最期望發生的事,也是不願讓自己有所遺憾,更不能讓這個夢消散在我的記憶,之後會慢慢補上的。 https://www.instagram.com/ziv8730/
愛心
5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