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掉了的情人-短篇散文

2019年3月22日 09:55
「我清楚自己的情緒是比沙更幼細的麻煩存在,混進飄浮在空中的粒子裡也完全沒問題,那是別人看不出來的微細。」 他稍稍停了一下,眼睛閉起來。在思索之後的句子。 「而他永遠是一個竹製的網,把我的想法當作金魚一樣在水面愚蠢地捕捉。這個畫面不是很可笑嗎。我在天空浮著,看著他在下面努力的撈魚。」 「真是強烈的對比。」我說 「戲劇性的對比。」他頓了一下。「徹底的錯誤。」 所謂徹底的錯誤到底有著甚麼樣的徵兆呢。人生中確實有許多東西都會令我產生「這樣是不是錯的呢?」的想法。但能一口咬定是100%的錯誤但又持續在進行的,卻是一次也沒有。 於是我問:「那是怎樣的感覺呢。成為徹底的錯誤的其中一部分。」 「擺脫不了的呀。」他搖搖頭說,「像猴子和戴在牠頭上的唐裝紅帽子一樣,滑稽但無能為力。」 「這種無力感就是造就所謂徹底的重要原料。」我說。 當察覺有甚麼不對的時候兩個人已經被日常黏成一個個體了,生活是有把所有空隙都好好補上的能力的強力膠水。 「只知道再重新選擇的話下一輩子一定不要再以這種滑稽的組合相遇了。雖然是好想再見面呀,下輩子再下輩子也想再見。但互相消耗的悲劇,一次就足夠悲慘。 ──── 偶爾在街上看到了無生氣的像皺巴巴的紙一樣的夫婦時都令我想起這些關於徹底錯誤的事。從某個時刻被時間出賣了,正確一個哆嗦變成了錯誤。但下輩子再下輩子仍然想再見呀,像初次見你一樣。那時候我們雙眼都眨著輕狂的光,敢拿時間作玩笑。
愛心
4
.回應 1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