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故愛存在——施與受

2019年4月5日 04:49
↬   如果我們回到了春秋時期,會遇到正高歌的獵戶,聽啊!「彼採葛兮,彼採蕭兮,彼採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沿海上絲路航線抵達蒙昧時代,烏姆魯勒會攔住你,他說:「當你轉頭時,男孩周邊的風都慢了下來。」   於是我們順著約翰公司的首次返航,航向文藝復興時期;音樂廳中會唱著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愛是一盞永不熄滅的烽火。」   無緣去到古代也無妨,當你途徑街口的飾品店時,會聽到悠揚的歌聲:「此生所求,不過翻雲覆雨廝守。」   人們常常不由自主的成為愛情的歌頌者,但愛情真的存在嗎?   如果把人類視為一種被研究的動物,則愛情在生物上的概念只是多種基因和激素的表現而已,稱之為人類求偶習性,並可以用簡單或複雜的方式歸納出規律。可惜...或幸好,人類不是一種單純的動物,基於靈性或是演化複雜性的原因(不於本文討論之),所以人類的行為是極度複雜的,誰都無法完全預測。   那些招搖撞騙的神棍,其信徒總認為他們崇高偉大,但他們實際上並沒有甚麼特別的,只是因為信徒並不了解;而本身老成望重的人,並不會認為自己有多麼偉大,但他們實際上是值得尊敬的,只是因為他們太了解自己了。   這麼,愛情的真實性就值得懷疑囉!究竟愛情是存在,但無法被了解的;或只是因為人類無法了解人類的這些習性,而使愛情被賦予一個崇高的想像呢?   我想知道:我們為愛情所感受的悲傷,究竟是庸人自擾還是甘之如薺的真情流露呢?而我們為了愛情而寫下的詩句文章又究竟是虛談廢務的愚蠢抑或是顏苦孔卓的五味雜陳呢?   曾有一門愛情社會學的課程,要學生把雞蛋當成自己的情人,悉心的照護一個月。有人直接吃掉,等到期限到了再買一顆,結果買了一顆土雞蛋而被發現;也有人為雞蛋做衣服、蓋房子、甚至交朋友,真的把雞蛋當成情人來呵護。不同的做法得到不同的評價,而呵護雞蛋的人得到很高的評價。最後,被捨不得丟棄的雞蛋仍然壞掉了。老子曾說:「將欲奪之,必固與之。」難道愛情也是這樣的嗎?   富蘭克林說過:「如果你想要和別人成為朋友,就讓人家幫你一點忙吧!」我有一位朋友,她在分手後和其他朋友抱怨男友不懂體諒她的付出。在我們的安慰下,她說出了他們分手的導火線:「在他生日時我為他準備了驚喜禮物,冒著寒風送到他家,結果他竟然跑到外縣市去了!他還一句道歉都沒有說。」原來,『付出』才是讓人失去理智的罪魁禍首。   「我們不應該理會花說的話。我們應該只欣賞她們,只聞她們的芳香。」小王子曾說過:「我應該要猜到她那些可憐的詭計中所蘊藏著的溫柔。花是如此矛盾!」在愛情中付出是必然的,但付出的能力不能建構愛情,接受的能力才能建構愛情。著名的更生人劉北元先生曾犯下情殺案件,他說過:「我後悔沒有學會愛自己!」此言甚是。當一個人懂得愛自己時,當感情建立在背後的心意而非表面的來往時,才能長久。   這恰與前文所述的愛情的真實性相呼應。笛卡兒曾說:「我思故我在。」證明了自己存在外,也反過來指出每個人自己的想法才是最被重視的。如果愛情出自於對他人想法的臆測,我們無法論證它是真的;如果愛情出自於特定的相處模式或行為,我們也無法論證它是真的;但若愛情反映的是雙方內心對對方行為的各別詮釋的話,則這樣的愛情對雙方而言都一定是真正存在的。   本文雖為閒暇遊戲之作,但仍希望能起拔茅連茹之效,如能引起眾位先進指教,則甚感榮幸。
愛心
3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我好喜歡你字裡行間有內容卻不鋪張的感覺 不自覺沉入你織的思想之間 不缺乏古人的智慧 不丟失世人愛的浪漫簡單👍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