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緣鏡—留下

前文,更新中。  


「你...你...你是誰?為什麼看得到我?」女子還是有些害怕,結巴的詢問著,聲音比起周遭的鳥鳴還要小上許多,要不是就在身邊而且認真傾聽,恐怕沒人聽得到。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男子並沒有回答女子的問題,只是又拋了一個問題回去,冰冷而缺少感情的眼神,語氣平穩如同業務般,似乎往常就一直面對這樣的場面,專業但缺少溫度。

  「我...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什麼都...不清楚。」女子講話依舊結結巴巴,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緊張,亦或者兩者都有,縱然如此還是努力回答了男子的問題,她低著頭如同做錯事面對主人的小狗一樣,有些失落。

  「妳已經死了你知道嗎?」男子看著低頭的女鬼,有些無奈地搖著頭,斬鐵斷釘的說出結論,看這樣子對方應該不知道自己已經逝去的事實吧。

  逝者如斯,不捨晝夜,很多事情都過去太快速,這片樹林或許在千百年前也曾經是繁榮的地方,而曾經活在此地的她如今卻被困在同一片土地中,百年千年來忘記所有事情,只是一個人被土地枷鎖著,孤單一個人穿梭在這片樹海中。

  「死掉?我知道呀。」女鬼態度十分肯定,看著她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充滿自信心,男子感到十分詫異,跟原本預想的不一樣。

  聽到男子問這問題後,害羞也好恐懼也罷全部都一掃而空,大概知道這個人的來歷,既然知曉那也就不需要去懼怕,恢復了本該有的冷靜。

  「既然知道的話,那就好說話了,我是除靈師,剛剛好經過這邊感受到不對勁,既然被我看到了那麼就不能夠坐視不管,升天吧,小姐。」男子草率的雙手合十說著,他只想要快點把事情解決,就像往常一樣的例行公事。

  然而這樣的舉動卻惹火了女鬼,她一口氣坐上男子的越野擋車上,翹著二郎腿右手撐著下巴靠在自己的膝蓋上,傲慢地看著男子。

  哼,我才不要去升什麼天,為什麼我非要聽你的?姑娘我現在過得可好了,不勞你費心了,先生。」女鬼非常不滿地說著,左手食指指著男子的鼻頭,身體漂浮在半空中縮短了兩人的身高差距,稚嫩的臉旁貼近對方,可愛帶著怒火的眼神直直盯著,她手指所發出的寒氣,讓人男子人中上的鬍子積起陣陣的白霜。

  「也罷。」男子沒多說什麼,看著跋扈的女鬼也沒有生氣,只是微笑著,一個不失禮貌的笑容,讓人不知道他的想法。

  男子走上前到越野擋車旁,沒有再多說什麼什麼,直接一隻手拎起女鬼。

  女鬼瞬間被嚇到花容失色,最開始的羞澀接著出現的跋扈,在那一瞬間什麼都沒有了,男子立刻掌握主導權,讓她知道這個人不容小覷。

  「你...你...想...想...想...幹嘛,我都死了,你...你...還想要非...非...禮我?」女鬼抓著男子的肩膀拳打腳踢,又是張嘴亂咬又是到處捶打,但絲毫不見男子動搖。

  男子依舊笑而不語,沒有正面回答女鬼,只是微笑著看著對方。

  隨後他輕輕放下女鬼,緊接著角色互換,這次是男子的臉靠過去,耐人尋味的視線透過厚重鏡片傳遞出去,縱然鏡面被女鬼的寒氣影響而結霜,但不影響他的觀察,靠得非常之近,認真的細細端倪著。

  女鬼被放下之後,顯得十分不知所措,她不明白男子到底想幹嘛,沒有一言不合就開打,跟自己所認識的道士之流完全不一樣,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完全無法理解。

  於是,她選擇閉嘴,不哭不鬧不反應,就只是為了讓男子難堪,說是小女孩的彆扭也不為過,若男子就這樣不理她,那更是樂得開心,這樣就可以恢復自由自在的生活,何樂不為?

  男子把車子牽引到樹旁,固定好車身,再三的確認著愛車不會因此倒地後就回到原地放下背包,開始從那登山包陸陸續續翻出讓女鬼驚訝的東西。

  帳篷、瓦斯爐、鍋子、鐵碗、罐頭、開罐器、打火機、手電筒、火種、小型太陽能充電器、肥皂......許許多多的東西從那說不上是大的背包中拿出,東西多到讓女鬼懷疑這包包到底有沒有極限?

  這些東西十個有九個她沒看過,在荒山野嶺生活太久,好像已經有幾百年過去,樹海之外的滄海桑田或許遠超過她自己的想像,有這麼一瞬間,她開始思考或許就這樣隨著這男子而去,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好,但很快的這念頭就被打消,她下定決心要耍鬧到底。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最新回應
Dcard 大聲公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