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鏡—陪伴

8月29日 23:19
  雖然有著糟糕的開頭,但這中間相處過程也不差,仔細端詳的話,他也不錯吧?   女鬼看著男子的睡顏,一個念頭不小心閃過了她的腦際,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她飛離開帳篷,一個人躲在大樹上,靜靜的看著月亮。   「欸欸,你怎麼會想當除靈師?」   「你現在幾歲呀?」   「你從哪裡來?」   「告訴我一下森林之外的世界好不好?」   「喂,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那夜男子熟睡的臉龐她忘不了,烙在腦海中揮之不去,纏在男子身邊問東問西,只想要多瞭解他一點。   然而,男子只是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似乎不願意搭理這位女鬼,任憑她在自己身邊飛來飛去問東問西,對於自己的事情依舊木訥,什麼話都沒有說。   女鬼終於受不了這樣不搭理自己的方式,鼓起雙頰飛到男子的面前,一雙如玉珠般的大眼直狠狠地盯著,男子別過頭她立刻又飛到面前,不論他怎麼閃躲都無法避開。   「25歲。」他默默的回答,簡潔又有力。   「我沒有家鄉,有記憶以來就到處流浪了。」緊接著繼續回答,口氣沒有不耐煩,但顯得十分冷淡,好似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樣,雲淡風輕地說著。   「蘇白。」   「誒?什麼?」男子突然吐出這兩個字,女鬼沒能反應過來,錯愕不知道什麼意思。   「我的名字。」回答依舊簡短,沒有多餘的贅字。   「那我的名字是夏侯櫻,給我好好記得唷,知道本姑娘名字的人現在只有你了!」夏侯櫻飛到比蘇白高約一個頭身左右的位置,由上而下俯視著他,有種蠻橫大家閨秀的感覺,或許以前是戶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吧。   蘇白什麼都沒有說,不再去做任何回答,只是繼續做著自己的事情,找尋木材曬乾,去樹叢中採集可以食用的果實,最後再去修補陷阱看著有沒有收穫。   「你每天做這些事情不膩嗎?」   「欸,蘇白你到底是跟誰學會這些的?」   「蘇白,蘇白,蘇白,理我一下嘛。」   「你再不理我我可要消失了唷。」   「真的,真的,會不見唷!」   夏侯櫻只是跟在她身邊,喋喋不休的吵著,然而蘇白完全沒有搭理,在森林之中忙進忙出,一個人的求生談何容易,或許是故意為之,也可能只是忙到不想要去搭理而已。    不知不覺,夏侯櫻消失在蘇白的視線之內,少了她聲音後的森林,顯得格外靜謐,蟲鳴、鳥叫雖然還在,但這些聲音卻傳不進他的耳朵裡,整片森林中彷彿只剩下他自己,突然的安靜,讓他無所適從,卻又故作鎮定地繼續完成每日的作業。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的。」蘇白看向越野擋車的坐墊,縱然看不見但他十分肯定,看著仍舊沒有任何變化的坐墊,他直接走過去,點燃了一根菸,坐在旁邊一個人說起話。   「這是最後幾根菸了。」今夜沒有月亮,星空照耀著大地,白煙裊裊飛向夜穹,蘇白若有所思的說著。   說完第一句話之後就是沈默,二手菸飄向空中,慢慢消散在天空之中,如同他的話語,停滯在喉嚨裡,最後消失在夜穹裡。   夏侯櫻坐在蘇白的身邊,故意不現身只是靜靜個看著他,那個想著要說什麼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滑稽模樣,一個人對著天空發呆不知如何是好的呆樣,心中默默竊笑著,在他身邊飛來飛去。   三個小時後,蘇白依舊沒有說出下一句話,仰望著天空,他知道夏侯櫻就在身邊,不知道要說什麼,那就靜靜的待著吧,少了月亮點綴的穹頂,多久沒有這樣仔細看著星空了?   「晚安吧。」直到睡前為止夏侯櫻都沒有再現身,蘇白也沒多說什麼,道了聲晚安就回到自己的營帳裡,踏進夢鄉之中。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Muler/?modal=admin_todo_tour
愛心
1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