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鏡—驚蟄

2019年8月29日 23:22
  隔日黎明天還未亮之時,夏侯櫻就出現在蘇白的睡袋旁邊,一如往常一樣的視角,看著他的睡姿若有所思,帶點憂鬱的眼神,看起來是下定了什麼決心,卻又遲遲不敢踏出一步,百感交集匯聚在表情之中。   春天的太陽照耀著大地,無私的給予所有生物同等的光輝,綠雪上的露珠逐漸蒸發,蘇白踏出帳篷,看著熟悉的臉龐出現在眼前,微微一笑又開始忙碌的一天。   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但心中有個聲音讓他選擇以拖待變,日常依舊持續,日夜不斷交替,夜晚的營火燃燒著,木柴發出霹啪聲,打破兩人的沈默。   夏侯櫻知道蘇白的木訥,從不斷地詢問開始,到說起自己個故事,為何會死掉,生前發生了哪些趣事,鉅細彌遺地說著,縱然很多事情因為太過久遠而有些模糊不清,但她仍舊努力地回憶著,或許從那夜開始,自己就愛上眼前這個男人,也可能太久沒有人可以聽她說話,所以才會一股腦的把所有事情都傾吐而出,漫長的歲月太過孤單,好不容易有一個人出現,希望多了解對方也寄望著他能夠了解自己。   蘇白的木訥,讓他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被動著聽著夏侯櫻訴說著自己的故事,拿著牛皮紙做成的筆記本,認真的聽著然後抄寫下來。   不知道多久之前,依稀還記得童年時快樂的時光,小夏侯櫻在父親疼愛之中長大,至少在童年時期並沒有什麼遺憾,平平安安且快快樂樂的成長、茁壯。   光陰似箭歲月冉冉,小夏侯櫻很快就踏入青春期,在那早婚的年代婚事早就底定,縱然門當戶對卻素未謀面,直到掀開紅蓋頭的剎那,才會知曉對方長怎樣,從結婚之後開始認識彼此,本該如此的生活,就跟那時代的女人一樣。   風雨交加的日子,跟媒婆說好的良辰吉時完全不同,新婚的紅轎在灰暗的天空中緩慢著前行,轎夫們不畏懼風雨盡責的逆風向前,轎中的晃動讓夏侯櫻倍感不適,或許是之後就要跟不認識的男人常相廝守,也或許只是單純的暈轎,陰風陣陣的吹進轎內,看著對面母親離別前交付給她的銅鏡,唯一一個可以放在手中隨身攜帶的寶物,緊緊抓著試圖驅散著面對未知的不安。   落雷劈過山頭,無情地打在樹木之上,大自然正在嘶吼著,轎夫們瑟瑟發抖許久沒經過這樣的大雨,好像是入春第一響巨雷,劈醒萬物生靈帶來春的喜訊,同時也無情的落下熊熊烈焰。   轟。   一聲巨響,差以毫釐的打在轎子旁邊,巨木頓時倒地引發耀眼火光,轎夫們僥倖躲過這無情一擊,松下一口氣之餘也無心再做久留,鬼門關前走過一遭再多錢財都不願意逗留此地,無情的扔下輜重,同時也棄下待嫁的夏侯櫻。   過多的雨水傾盆下在森林中,曾經牢牢抓住土壤的巨樹,經不起落雷的折騰,不再保護山坡,一個人被扔在荒郊野外,穿著不變行動的禮服,不安只能夠祈禱著上天能夠眷顧,這次沒有父親的保護,一個人面對著狂風暴雨。   轟,嘩啦嘩啦嘩拉,轟。   轎子外雨滴聲大到讓人畏懼,這雨似乎沒有停歇的打算,伴隨著大雨而來的是陣陣巨雷,正當夏侯櫻鼓足決心扯破那襲禮服時,一切都已來不及,山坡的土壤無法繼續支撐轎子的重量,水分填滿地底,滑動著整座山峰。   天公不作美的婚姻,伴隨著新娘的失蹤,新郎官也取消了這場聯姻,父母的哭泣聲憾不動天地,當日的轎夫與媒婆早已不見蹤影,獨留著空閣再也等不著主人。   夏侯櫻躺在山的地底下,土壤與石塊之中,穿著待嫁的禮服,緊緊抓著那面銅鏡,長眠在這深山蓊林之中。 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Muler/?modal=admin_todo_tour
愛心
3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https://www.dcard.tw/f/literature/p/231969518

dcard.tw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