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事件簿 迷霧

2月15日 07:58
簡介:窗外的迷霧,他想起了一件往事,是什麼樣的往事... / 文長,煩請閱讀xDDDDD / 在都市的一角,一棟偌大的建築物,卻沒人看的見這個建築,屋內,昏黃的歐式吊燈,照耀諾大的客廳,一個男子,年輕的男子,至少從外表上看來是如此,但眼中的滄桑讓人猜不出他的年紀。 迷霧,通常發生在相對溼度接近100%時,有時也有機會在較低濕度時產生。一般霧在當露點溫度與空氣溫度的差異在-2°C以下時產生。當溫度條件達到,水蒸氣結成為懸浮在空氣中的微小液態水滴時,如果形成的位置靠近人類生活的地域,就會被稱為霧。 「老闆,你看看外面的天氣」她開起了窗,冰冷了風滲透了進來,將火爐上的火,吹的忽明忽滅。 「些許冷,起霧了。」他將手上的書闔上,然後走到了檔案室,拿起了個檔案。 「阿妮絲,你想不想聽故事呢?」他翻起了一個檔案,想起了一些事。 「好,等我一下,我去泡杯咖啡。」他靜靜的等候著她,然後望著窗外的迷霧。 那是在很多年前所發生的事,那時候他接下了一個案子,案子是要他去郊區的某個破落小村,他開著車一路往郊區移動,不久,他看到了遠處一團淡淡的白霧,但此時的他卻感到了幾分的不舒服,隨著車開進了霧中,大霧使他看不清楚遠方,且車上的導航設備也離奇的故障,更詭異的是警示燈亮了起來,像是在提醒著他,無可奈何下,他將車子停了下來,並且亮起了警示燈,然後打算修車。 他下了車,將後車廂開起,準備拿出相關器具,正在此刻一個男人從一旁叢林中衝了出來,仔細一看男人臉上沾滿鮮血,且四周有著像是霧氣般的水珠,正當他要開口時,那男人瞬間被迷霧吞噬,短短的剎那,男人消失了,接下來,那霧像是有生命般,朝著他的方向飄過來,他持著咒,試著去抵抗這團詭異的迷霧,但,可惜,他跟男人一樣消失了。 當他醒來時他在城鎮外邊,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破落城鎮,他走進了城中,在他眼前的是一棟棟空房,有些甚至被火給燒過的痕跡,這些空房的牆上寫著一堆他莫名的字,如「救救我。」、「他們就在你身邊。」、「別動,會靠近你。」之類的字,他打起了精神,試圖拼湊起這一切奇怪事情的發生。 他走城鎮中心,四周的大霧令他開始感到絕望,正當他蹲坐在路邊時,一個人走進,那人是剛剛的男人,在男人身後還躲著一個小女孩。 「你好,我是尚恩,你為何會來此地。」 「我是來處理一個案子,是一宗邪教的案子,途中車輛拋錨,然後莫名的被困在此。」 「是嗎?我勸你別介入太深,我也是,在約1個月前收到了信,信中 我的朋友,一位警察向我發出的求救信,不過我剛剛已經看見了他的屍體,被人吊掛在中央的廣場,這裡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情況了。」 「是嗎?我不知道,只是我接下了這案子,就得解決」他試圖撥電話連絡友人,但仍然不通,隨後三人便一起行動。 對於他來說這被拉進來的男子,他並不信任,多年的經驗使他覺得那男人有幾分的奇怪,但卻沒有明顯的破綻,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只知道好長的一段時間,在一間旅店中他們休息了一宿,而他也在那裡拿到了一本日記。 那是一本記載這裡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一幕幕的慘況,被人以文字記載,一切都要從宗教開始,一個宗教蠱惑了人心,然後開始了莫名的獻祭,日記最後寫著一個人名,他了解了一切,次日,或許是晨,三個人來到了城鎮中央,一個屍體被人以鐵鍊吊掛在中央噴水池。 他看了看,喃喃說著幾句話,剎時,四周的大霧停了下來,而身旁的兩人露出了本相,那男子像是具腐爛的屍體,而他的樣子正如同被掛著的那人一樣。 「我了解了你的一切,你的日記書寫著全部的故事,一個可憐的記者啊,莫名的被牽連進這場活人獻祭,唯一的小孩在這裡被人給殺死,甚至連復仇都不能去做到,於是你才將這裡給毀了吧,這場迷霧,其實是你所弄出來的,用來迷惑所經歷過的旅客,並讓他們嘗嘗你的絕望。」 男人憤怒的朝他攻擊,但他好像不在意一樣,與此同時,一旁的女孩出手了,阻止了男人的行動,並且說了一句話 「父親,你一開始也沒有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所以,你也有責任,現在你也應該走了。而不是困住旅過的人。」 男人停下了動作,對他說了更多的事,從他來這裡之後所發生的事,一切是得從孩子的病開始,男人一開始是抱著有神跡的想法來到這裡,但一切卻跟自己想的不一樣,並沒有所謂的神跡,且有許多孩子還在這裡被人給殺死,或許是這些孩子的執念太深,這裡漸漸的彌霧繚繞,甚至開始有人被孩靈所殺害,但,宗教的主事者穩住了所有的教眾,欲想用一次的活人獻祭將這一切給解決,而被獻祭的人正是小孩,隨後孩子死去,而他則自殺,連同這些孩靈殺了所有的人,並創造這個異空間。 他了解了所有的一切後,試著送走這些亡魂,但卻沒辦法,直到晨光亮起,本應該不可能會亮起的晨光,照耀在這群亡魂身上…。 他靜靜的看著一切,隨後他被拉回了現世,眼前的迷霧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繁華的街道,他看著城鎮,撇見了一棟房子有被漆過的痕跡,雖然不明顯,但幾個字還很模糊的看的見。 「阿妮絲,這故事如何?」 「有些模糊,就像這霧一樣。」 「哈哈哈,是啊,但能解決就好。」他看著窗外的霧,如此說道。
愛心
1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