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大學

理想型

7月6日 13:25
這個議題讓我想了很久, 人們總說愛情是不可理喻的, 設定再多的標準, 最後你牽起手的依然不是你當初設定的人, 又有很多的作品告訴我們, 愛人不該有標準, 這讓我開始感到詫異又焦灼, 說實話其實我所愛的人們可以總結出一定的輪廓,所以我的愛意是不是某種程度上來說…並不是那麼純粹呢? 我想了好多年,也遇到一些不一樣的人, 愛過幾個不同的人, 從這些感情裡面總結出可以和我一起並肩走更長的旅途的人大概會有的特質, 我把這些特質視作我尋找另一半的衡量準則, 也可以稱之為理想型。 我覺得談到理想型就會延伸到另一個議題-愛是什麼東西。 聖經裡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 莎士比亞又說愛要永遠有憂愁做隨從; 它要永遠有嫉妒來把它服侍供奉。 它雖以甜蜜始,卻永遠要以煩惱終。 凡情之所鍾,永遠要貴賤參差,高下難同, 因此,它的快樂永遠要敵不過它的苦痛。 聖經的愛和莎士比亞的愛難道指的是不同的東西嗎? 不,我認為這都是愛涵蓋的範圍, 愛這個概念參雜了人性之後會有無數的延伸和變化, 因此愛變得很多元, 帶給你平靜的,是愛;帶給你熱烈的,是愛; 人可能因為愛相聚、也會因為愛而分別, 會因為愛感到溫暖、也能因為愛感到酷寒。 或許人們本就帶著各自愛人的方式在這個世間行走, 毫無道理的遇見了一個人, 毫無道理的與他墜入了情網, 如果相愛的方式相合就能一起同行很久, 如果相愛的方式不同, 那麼同行的長度可能會因此縮短。 所謂理想型篩選的也許不是被吸引的感受, 而是找到那個既吸引你又能一起走過很多的春夏秋冬的對象, 相愛沒有道理可以依循, 但人的相處卻有標準能夠參考, 你愛這個人, 但同時你不能容忍暴力作為展示愛的方式, 你愛這個人, 但同時你不能接納他的親人作為你的親人, 這些都曾發生過對嗎? 因為愛這件事是雙向的, 我愛其他人的同時,我也愛著自己呀! 除了愛你,我的生命還需要有愛我自己的空間, 所以有些愛更加緊密、有些愛卻越發疏離, 也因為如此, 我們才會不由自主地設定所謂的理想型,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