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智大學

《囡囡》極短小說

7月7日 15:33
囡囡始終能記下天空的樣子,為什麼他說過的話卻記不得了。 那天他還在,那時她擁著他,陽光巧巧消弭在雲層裡。 城市在一種恣意的宣稱裡頹圮,情感是裹住高樓綿延的黏稠蠶絲,勉強圓滿,勉強不斷裂......這是囡囡透過二嬸嬸形容大城市的揣想,因為她不曾離開村裡,誰又會想輕易離開二十一世紀的桃花源,多可愛。 那天他是打擾的討喜旅客,身上漫著她不曾嘗過的挑逗氣味,好甜。在那時候相識,卻成一輩子的荒唐事,雲霧繾綣星星在一小片天空,漫一小片紫,就在她家屋頂上。 在這之後,偶爾會有他的登門拜訪,送上的瞧瞧全是囡囡叫不出的新奇玩意兒,洋裝上暈滿的染料是她沒見過的顏色。但她太規矩,禮物是一個一個的婉拒,獨留下一個水晶玻璃杯,說是海外帶回來的,與天空相照映,每個角度閃耀著不同的夢,和著洋氣,在囡囡的瞳孔裡閃呀閃的,怎麼也別不開臉,他笑了,總算送對了,強硬的要她收下。 因為嵌進在彼此的愛裡, 在愛的過程裡肩並肩仰躺小憩,囡囡喜歡晴天時傾頭盼,在下雨時候等待,接過一滴落在掌心的雨,微溫了雨,蒸散的氣,是一秒,是一個夏天。 她都說,她是他提早發生的外遇,他終究會選擇另一個城市裡的摩登女孩,而那時他不會再回來,她只不過是鐵道旁的黃橘小花,被草原遺忘的那朵,那是提早拉勾的約,叮叮,叮咚,咚,響徹每次他留宿的夜空。 其實囡囡大可隨他一走了之,去沒見過的大城市裡看一看,像二嬸嬸一樣。但是耳語的束縛伏藏在磚頭隙縫裡,在巷口的蚊香裡生生不息燃燒著,村裡人有相仿默契,沈默的斥責會滌淨她的末梢神經,再也沒有知覺。她知道,一旦走了,就不能回來,她會死的,今年稻作欠收又或是二弄裡李伯的病全歸咎在她,像二嬸嬸一樣,在一個清晨薄霧裡成樑上的人形鐘擺,所有瞋癡成往事榮枯。 而他卻提早了,從她譜裡靜謐離去,尚未畫上休止符,驚愕下停頓,嚇著的照片在一夜泛黃枯衰, 滿天囈語化作長長的哭。 囡囡之於他,是鴿子愛上窗,藍鯨更愛沙,她每每這麼提起,那一天,在一瞬間與窗訣別,在一眨眼於海相決絕。 她留著水晶玻璃杯,沒摔的一地碎,就放在點著黴綠的老舊窗框前。有陽光的好日子裡,每次的色彩斑斕和窗外畫面形成幅格格不入的景,但是囡囡覺得那是最美的夢境。 她終究沒離開,他最終沒回來。他叫什麼名說什麼話全忘了。 但那時每一刻的天空都還清清楚楚。 —白賊書 ——————————— 因為是極短篇 又有些像散文所以就po在這個板了
共 1 則回應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7月7日 16:0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