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法律學系

《相對論》

7月7日 22:38
日子總是過得好長好長 像傍晚沒什麼溫度的陽光 映照在那個男人身上的影子一樣長 同時也多了點空洞 我把熨燙好的白色襯衫收好 摺疊流逝在時光裡的思念 記得妳摟著我 哭在衣領的淚痕很久才乾 就這樣蒸發在攝氏二十六度的空氣 日子不曾變短 手機裡的相片也不曾泛黃 總是在腦海中漂白 牆上掛著的時鐘壞很久了 但沒人願意把指針撥快 我望向窗外的 那個影子越來越長的男人 總覺得他穿著的白色襯衫有些熟悉 他的影子好像少了點什麼 啊原來 影子少了點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