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7月9日 19:21
「這裡是地獄,地獄」 瘦削如枯木的烏鴉告訴我 「你看到了嗎?」 我看到靈魂,填滿我的視線 他們又似整體,又似多不勝數 又似模糊,又似栩栩如生 既遠又近、既虛又實、既無聲又吵鬧 痛苦和欣喜從異空間而來,碾壓我的腦袋 「還看到什麼?」 靈魂、靈魂、靈魂 「還有、還有,快說」 沒有了…… 「真可憐」 烏鴉的笑聲如卡車駛過落葉 「回去吧,回去吧」 …… 「沒有自己的地獄的人,不配享有生命」 …… 迎接我的是如昏迷般的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