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文科技大學
快要拆掉牙套的我 瞬間回憶起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去('・ω・') 我的牙齒還有多生齒,需要全身麻醉拔掉 因此住院了三天 那次的痛比整個戴牙套的過程還要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