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鬼月廢棄戲院半夜探險 (圖多

2017年8月27日 21:40
最近看到本版有名的廢墟行者和紅媽軟包合作 一起去東海古堡探險 看完覺得超有fu 正好北部的廢墟在dcard好像沒什麼人分享 所以也來po個前幾天去瑞芳廢棄戲院探險的紀錄好了 先說我跟我朋友的立場都是極科學的人 在理性面完全不信那些怪力亂神 不過我們的感性面還是很希望能遇到看看 所以還是會半夜去墳墓廢墟鬼屋各種地方 也因為這樣,我的文大概不會有什麼靈異點而且超乏味 不過還是放在靈異版就是了,因為一定會有人說哪幾張有奇怪能量,哪幾張裡有人臉(空想性錯視)之類 『建造時,曾有工人不慎從二樓墜落一樓,當場摔死,當時因故死者屍體就暫放在戲院的布幕後方等待處理,而事後戲院營業時,又有人因故在裡面身亡,於是開始傳出鬧鬼事件,有人在夜晚瞥見空曠的舞台上,出現離奇的半截身影,而明明戲院內漆黑無人,卻傳出物品搬動的詭異聲響。』 『曾有夜遊團晚間進入探險,有體質敏感的成員一靠近門口,便突然感到莫名噁心,隨即開始嘔吐,直呼:「裡面有東西!」』 新聞上大概是這樣說這個戲院的 布幕後放屍體、奇怪的人影、莫名的感應blahblahblah 正文 第一次路過 前幾個禮拜半夜跟朋友騎車去九份看夜景,想說閒著也是沒事,就開始估狗這附近有什麼地方可以探險 一查查到了個廢棄戲院,而且似乎還有鬼故事 看完介紹後冒險魂發作,二話不說上了車就往水南洞方向去 廢棄戲院其實很明顯,這麼大一個建築物,隨便找都能找到 大半夜看到還滿氣派的
再來當然就是要來找入口了 可能因為太常有人來探險 又或者是治安死角安全考量 所以大門全都是被鎖死的
本來在想能不能從這個小窗進去 不過怕會半途卡住 這個想法便作罷了 正當我們要離開這個窗口時 手電筒忽然照到了個神奇的東西
總覺得跟戲院很有關 放大一看
哦哦哦哦哦廢棄底片膠卷誒 看到這個我跟我朋友都興奮地開始鬼叫 太爽啦不愧是廢棄戲院 有夠應景的 不過叫個幾秒馬上又冷靜下來了 因為還是找不到要從哪進去 後來繞到外面更下面一層 發現了可行的入口
這些洞口離地最近的一個大約是2公尺 從洞口照進去可以看到新聞裡說的“暫時放置屍體的布幕”
其實用全力跳加爬,要進去完全不是問題 只是牆壁很多碎片不想受傷、不想弄髒、再加肥宅都是很懶的,與其用全力,還不如動點腦力找更方便更省力的方法 所以這第一次路過就現告一段落 就當是場刊 再來就各自回家思考怎麼做比較輕鬆,順便準備工具等等 第二次探險 大概是在鬼門開不久後的事 這次我們是有備而來的了 準備了幾樣可能會用到的工具 水電工用手套是為了攀爬時不讓手受傷 畢竟是在探險不是在折磨自己 金紙的話純粹是一綑六元不買白不買 拿來嚇人也好,在路上遇到8+9的話拿來砸他叫他拿去見祖宗也好 當時買加粗童軍繩的時候無意間說了“哇好粗哦這可以拿來上吊欸”之後就一直被店員盯著看
到了預定要爬進去的洞口,在繩子前綁個磚塊 丟進洞口卡好後就可以準備進入了 不過前面說了 我們是很怕麻煩的人,直接爬繩子實在太費力了 所以我就在繩子上綁了讓腳踩的套環 這樣就能像爬梯子一樣輕鬆進入了 我真他媽高智商呵呵呵
進來之後拍大概是像這樣
上面那個人臉跟手絕對不是我朋友哦 那個一定是幽靈之類的 你看那手這麼慘白就知道了 恐怖哦 進來之後我們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張蠻長的桌子
看到桌上有擺東西我們本來以為是有人在這玩碟仙之類的 靠近一看才知道只是些茶具
接著就繼續在一樓探險 看到了那幅有名的斑駁國父遺像
這樣擺的人還真是惡趣味,把破掉的地方放在探險者可能爬進來的入口 等人爬進來回頭一看是張人臉說不定會嚇一跳~ 走到後面就是傳說中放過屍體的布幕了 個人是覺得豪洨
恐怖怖哦 有壓迫感的下垂布幕和磚牆
終於進到我們第一次場刊時看到放著舊膠卷的房間了
其實滿美的
好詩好詩 再來就是探險時一定要進去的廁所啦
這老舊木門讓我想到屍體派對的廁所 打開前我們還在看能不能從廁所上的縫看到一根綁著重物的童軍繩吊著 一方面是期待能看到什麼,一方面是在做真的看到屍體的心理準備
到了這裡也在期待能不能看到張人臉 再來上了二樓 一過轉角就看到了突兀的景象
走道中間的沙發
如果上面有坐人的話一定超刺激 也可能是聲東擊西之類 說不定是旁邊樑柱後面有顆女人的頭在盯著你看 積水的陽台和二樓觀眾席看下去的景色
二樓沒什麼好看的就來到三樓 上樓梯時拍的
應景一下 被破壞的門鎖
電影放映室
在這間上方其實還有個小房間 但找不到進去的方法所以就算了
最後從另外一邊樓梯下來看到在歡迎我們凱旋歸來的椅子
這次探險大概就是這樣 挑了幾張比較有重點的照片放上來 我們去探險的時候 其實都是帶著防狼噴霧的 因為刀劍甩棍類都是違法的 至於在廢墟裡遇到有刀有槍的8+9或吸毒份子靠防狼噴霧還是會受傷我們也想過 不過仔細想想 8+9幾乎都是迷信的糙俗辣,要吸毒才不會大老遠去個鬧過鬼的廢墟 否則可能脫癮症狀發作的時候還會以為自己被附身 再不然就是緊張到尿出來了旁邊朋友不帶他去泌尿科帶他去廟裡收驚 至於護身符什麼的,因為我們是極科學的人所以不需要 為什麼呢? 因為我半夜去廢墟半夜去超大片墳墓去鬼屋 背包裡都放著一本林鈺雄的刑法總則 就算真的有鬼也比不過這種人類的智慧結晶 畢竟處罰惡人的永遠不是什麼天罰什麼報應,而是過去的人類創造,現在活著的人們執行的法律 用中二一點的說法的話 憲法是大無畏聖光型,只要一靠近,方圓多少距離裡的邪惡都會自動退散 刑法則是攻擊型的,自動搜敵殲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 希望哪天也能跟廢墟行者或紅媽軟包合作 北部的廢墟就由我繼續探險囉 還在想卡稱要叫啥
愛心
231
留言 43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