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isode 7-聯誼

2020年10月15日 15:33
大二的時候,和另外兩個朋友在龍井租了房子,雖然離學校比較遠,生活機能也不比市中心,更要命的,是清晨還容易起大霧,騎車一個不小心,就容易栽進旁邊的水溝裡。但對於我們這群窮學生來說,一個月不到四千塊的價錢,就能住進有三層樓,又三房兩衛的透天厝,這種佛心的價格,是市中心怎麼樣也找不到的。 記得有一次練完球,晚上十一點左右,對於大學生來說,這個時間才正準備開始活動,我們三個血氣方剛的男孩子立刻就直奔女生宿舍,趁著她們門禁以前,趕快把人約出來。 可好巧不巧,因為隔天早八有一門課的教授是大刀,聽說每年都至少砍三分之一,尤其點名分數又占了百分之五十,即便我們再三保證,會在早上七點半前,一定把她們送到教室門口,好說歹說,才拗到了兩個女生陪我們上望高寮看夜景。 可我們三台車,卻只約到兩個女生,為了避免說誰自肥,我們決定抽鑰匙,誰要是自己一台,也沒有怨言。 兩個室友提議要回家把球衣換掉、沖個澡,我還聽到他們騷包的要噴甚麼CK的香水,因為我沒有妹子可以載,所以和大夥兒回到宿舍之後,我就一個人在機車上抽菸,還不斷安慰自己,這下我可是連洗澡的功夫都省了! 他們兩個大男人摸了半個多小時,兩個女生在一樓都快看完一齣韓劇,我因為等得無聊,剛好菸也抽完了,就走到附近的超商買了包菸。出了超商自動門的時候,我下意識地看了看手機,凌晨一點,我的藍芽耳機還剩20%的電力,至少等等騎車的時候,還能聽幾首歌,不至於太淒涼。 從超商出來,是一個岔口,一條是往租屋處,另外一條是向下的小坡道,那天也不知道哪一根筋不對,就想著搬來一個多月,也沒在附近好好轉轉,於是腳就不自覺地往小坡道走去。 我們那個小區,過了十點之後,幾乎沒有甚麼路燈,這邊因為離市中心有一段距離,大多數的住戶都是早上會起來甩手的長輩,這個時間點,他們早早就上床睡覺,整個小區除了那家便利商店,彷彿再沒有一點光亮。 才走了十來公尺我就有些後悔,邊走還邊回頭,想確認自己沒有被整個夜色吞沒,下了坡道,這時候轉角處幾只紅燈籠突如其來地抓住了我的視線,幾只燈籠懸掛在一間百姓公廟前面,在黏膩而無風的夏日夜晚裡輕輕搖擺、相互碰撞著,發出如女子壓著嗓子交談的棉紙細碎聲響。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誦經的聲音和著規律的金屬碰撞聲傳了出來,我突然一陣頭暈目眩,只覺得誦經的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金屬碰撞的聲音聽得我全身起雞皮疙瘩,比起敲打和碰撞,那聲音更像是鐵筷子來回刮著鐵碗邊緣的聲響。 手裡的手機突然傳來震動,嚇得我全身觸電,整隻手機摔到了地上,這個時候我才發現,我整個人已經站在小廟前面,朱紅的大門虛掩,誦經和金屬敲打的聲音也在一瞬間,嘎然而止。 我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可就在那一瞬間又覺得自己的舉動很可笑,要是被球隊的朋友知道,肯定要笑我是臭俗仔!我佯裝沒事地看了看手機,三通未接來電,是室友們給我打來的,還留了幾條信息,說他們要出發了。 一行人就這樣到了望高寮,望高寮其實也沒甚麼夜景可看,就是些睡不著的男男女女,來這裡抽菸、喝酒,偶爾還能看見幾個醉漢鬧事被警察帶走,說白了,也就是年輕人消磨時間的地方。 大家打了撲克,喝了點酒,玩了大冒險,很快就對這個地方失去了興趣,四點多,大夥兒決定到學校附近的麥當勞小睡一會兒,還能外帶個早餐去上課。大夥兒決議過後,就各自牽了車,我雖然連半罐啤酒都沒喝完,但因為本身酒量不好,還是戴了耳機,開了youtube隨便點了幾首歌。 好巧不巧,回程的時候,竟然開始起霧。 本來霧氣也不大,大夥兒還能清楚地看見前一台車,後來霧氣越來越大,除了前方的後車燈,幾乎就甚麼也看不見,因為回程的有一段路,兩旁可沒有甚麼護欄,一個不小心,就會栽到水溝裡,我們也放慢了車速,誰也不想在妹子們面前出糗。 「嘿?幹甚麼都不理我」我冷不防地,被耳邊傳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機車一個重心不穩,差點打滑,我趕緊拽住了龍頭,這才穩住了車身。 因為我怕手機受潮,塞在了外套拉鍊的內袋,現在這路也窄小,我因為騎在三台車的中間,也不好無預警地降速或者停車掏出手機來看,我想了想,猜想應該是youtube的廣告吧? 但就在我這麼想得時候,她又重複了一次剛剛說得話,而這次我聽得清清楚楚,除了說話聲之外,沒有任何一點的配樂或者是音效。我隨口問了一句:「你誰啊?」 「你猜。」她說。 我這才想到,可能是全罩安全帽壓到了耳機後方的接聽按鈕,這才聽音樂聽到一半,接起了人家的電話,但這聲音我是真想不起來,甜甜的又有點軟膩的撒嬌,我們理工科有這麼樣一個女生嗎? 不過這個時候誰在乎那麼多,那時候我只想著,沒有妹子載、至少有個妹子陪聊,搞不好沒過多久,反而我就先脫單了也不一定,想到這裡,我就聊得更起勁了。她開始問一些我的生日、血型、星座、還聊起了生辰八字,但因為爸媽粗心大意的,別說生辰,就連生日也常常把我和我弟的日期給搞混,所以我壓根也沒想過去問甚麼八字。 但奇怪的是,她不太聊自己,每次問到關於她的問題,她都是用你猜、為什麼你會這麼覺得?可能喔?這一類的疑問句推託,弄得我心癢癢的,想著,她到底是長髮還是短髮呢?身材是骨感還是豐腴?個子高挑還是嬌小?有沒有男朋友呢? 可說也奇怪,當我想到這句的時候,她突然先開口了,她說:「要不要來我家呢?」 我以為我聽錯了,她又再說了一次,我問了一句: 「現在嗎?」 說話的時候我看了一下機車儀表板的時間,那個時候,凌晨五點。 她又接著說:「我家很近。」 很近?她怎麼知道我住在哪裡?會不會是我剛剛提到我們正在望高寮看夜景?可我這個時候脫隊,會不會被室友抓包?還是......還是是他們兩個串通好,找人打電話來準備銃康我? 她撒嬌了幾句,然後又說了一句:「我家,沒有人。」 作為一個健全的男性,這句話完全打在點上,沒錯,精蟲衝腦了!我立馬答允,問她地址在哪?女生都開口了,我還有甚麼好猶豫的?只是這霧一直要散不散的,偏偏這條小路又很窄,再加上我又是第二台車,現在這個情況,不管是要減速還是迴轉,都很容易造成追撞。 於是我只好開口先跟她要了地址,等騎出這條小路,霧氣散去一些後,再去找她。可就再我要經過一條小彎的時候,耳機裡突然傳出沙沙、沙沙,那種像是老舊收音機訊號不良的聲音,我連續喂了好幾聲,也沒有聽見對方答話,想著該不是耳機沒電了吧?我只好左手伸進口袋裡撈手機,低下頭要去看手機螢幕;就在這麼短短的幾秒鐘,沙沙的聲音突然沒了、周遭的風聲、機車引擎聲也全都消失了,就像在真空的世界一樣,可就在下一秒,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感受的一陣熱氣在耳邊,接著一個字、一個字地吹進了我的耳裡,她說。 我家到了。 緊接著一陣天旋地轉,我整個人飛到了半空中,緊接著碰的一聲跌了下來,我的後腦一陣劇痛,全身像通過一陣高壓電流一樣,我的脖子如同打了石膏,轉都轉不過來,我聽見很多聲音,好像很多人在說話,還有救護車鳴笛的聲音,全混在了一起。突然間,我覺得好累、好累,就在我要閉上眼睛的那一瞬間,我看見了一座環著紅磚牆的小土丘矗立在眼前,紅磚牆不高,不到土丘的一半,中間的缺口立著一張黑白照片。 那是一個女人的照片。 女人留著齊眉的馬桶蓋瀏海,紮著兩只麻花辮,有一雙大眼睛,小巧的塌鼻子,還有一張薄唇小嘴,她穿著一身花布衣裳,上面很多圓點,看起來有些清瘦,她好像、好像在笑,為什麼笑呢?是在嘲笑我嗎? 我的腦袋拒絕思考,眼前一黑,沒了知覺。 醒來的時候我在醫院裡,室友們買了鹹酥雞和珍珠奶茶,故意大口大口地吃給我看,還一邊抱怨好好一場聯誼,被我用雷殘,摔進了人家的田裡收尾。 我們打屁了一陣,我才把和陌生妹子聊天的故事說給他們聽,還沒解幾句,他們就一臉嫌棄臉,說我這臭宅想女朋友想瘋了!還說是甚麼外送茶、仙人跳,我聽著有些氣不過,要他們幫我把桌上的手機拿過來,螢幕裂了一大半,好在並不影響開機,這個時候突然一個個畫面閃過了我的腦海中。 那個黑白照片的女人,以及,我在摔車前,低頭看手機的那個瞬間。 我的手突然不自覺地顫抖,因為,那個瞬間,我的手機顯示,藍芽耳機早就因為沒電而斷開,而且,我的螢幕畫面還停youtube播放歌曲的那個畫面,除了youtube之外,手機沒有開啟任何頁面還有程式。 當然,更沒有這通來電紀錄... ...。
愛心WOW跪
77
留言 6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