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緣修行分享 傳承

9月28日 19:22 (已編輯)
修行快十年 經歷各種風雨 走遍各國修行 交手了半個亞洲的法師 各種邪靈妖獸蠱降詛咒 成了門派之主 不缺學生信徒 一切名利如浮雲 只求為世間盡一分力 希望我的經歷能幫助到大家 在修行路上遇過太多修行人 誤入歧途讓我非常痛心 很多人以為修行就是修法 常常想學法助人 斬妖除魔 追求各種神通靈感 修行最重要是修心 有心無法亦可成道 有法無心易入歪道 以下是門派和法門傳承給我的故事 希望對修行人有幫助 我盡量不談關於法和靈的部分 記得剛開始修行 我喜歡認識不同的修行人 多了解不同門派宗教 各種修行心得 因為台灣的修行風氣很旺盛 我常研究台灣修行文化 我在臉書的修行群組認識一位台灣的佛教徒 他從小就開始吃素 家裡世代在鄉村經營寺廟 在當地稍有名氣 一些官員明星都會參拜 我去台灣旅遊時也拜訪了幾次 寺廟雖小 但裝潢富麗堂皇 各種佛教經典刻在牆上 很多善信參拜 香火鼎盛 聽說很靈驗 這位台灣女生大概十八歲 每天在寺廟帶領著信徒和弟子裡念經 雖然我是道教徒 但我也想了解佛門智慧 在邀請下我也曾和大家一起坐在寺中念經 在我旁邊教我念經的是這寺中的弟子 我都稱呼他小師弟 已經在這裡修行幾年 他修行是為了得智慧開悟 希望能成佛 脫離輪迴 我能感覺他是真心的修行人 我們也交換了聯絡方式 大概一兩年我們會見面一次 看看大家修行得如何 有沒有什麼進境 有時候我去台灣旅遊會住他家 他來香港旅遊也會住我家 後來也沒怎麼聯絡了 往後幾年 我也經歷了很多 因為種種原因 我離開了我修行的門派 開始了一個人修行的日子 剛修得靈感的我很危險 沒了門派的保護我常被靈擾 要自己處理各種問題 面對各種危險 慘 慘 慘 苦 苦 苦 苦到極致 只憑著一股信念堅持下去 但也因此我修為快速提昇 堅持了一段這種日子 我已經習慣面對靈界各種問題 也有自信處理各種靈界問題 過程中發現我身上有各種被下術的行跡 只能慢慢一個一個解決 我記得那天是星期四晚上十一點十五分 我發現了其中一個術的源頭 竟然來自這位開寺廟台灣的女生 這種術是放一種靈物在宿主身上寄生 吸取精氣神回到施術者身上增長道行的術 我發現後隨了震驚 憤怒 還有恐懼 恐懼不是術本身 是對人性的恐襲 我想像不到到底有多少人被施術 多少人受害 我除掉自己身上的靈物後 馬上聯絡了小師弟 為勉打草驚蛇 我如常問他的修行狀況 小師弟說他的身體這幾年很差 工作換了好幾個 睡覺常常被靈擾 但他很高興成功能遇見靈體 因為以前沒有靈感的他一直想遇到 他覺得是因爲自己進步了 有靈感了 還說出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必先苦其心志 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只有在寺廟中念經打坐 他才會覺得舒適 所以他乾脆住進寺裡 方便修行 當時的我處事仍不夠成熟 對法的理解也不夠深 沒想到對方實力之高 超出我想像 我不忍戇直善良的他被利用 直接告訴他 他修行的地方不是好東西 就因為這句話 我身邊馬上出現了寺廟方的陰兵陰將 當時的我雖然處理過很多靈 但都是一些野靈 背後沒有人類 也沒有聯群結隊 我沒想到對方反應能如此快馬上來攻 中途不停收到小師弟打來的電話 跟各種信息 但我已經沒空理他 面對如此數量的靈體 和能馬上做出反應的對手 我實在沒有信心應付 還打電話跟曾經的門派求助 換來一句我不會幫你就掛線了 我只能靠自己應付 過程不詳述 我不想多談法 記得處理完已經是早上快五點 後來從小師弟那得知那晚隨了那女生 他爸爸跟爺爺(寺廟負責人) 也陸續回寺 我處理了那女生然後到他爸到他爺爺 我猜想他們是分開生活 只在戰敗後才打電話求助 如果他們是同時三個人 而不是一個一個來 我一定處理不了 現世代能修到法的人太少 他們世代作惡順利以致太輕敵 我跟老闆請假後就休息了 醒來後一直在思考事情後續 但我還是想得太簡單 記得看鬼故事和別人的經驗 只要贏了 故事就差不多結束 現實是相反的 贏了才是麻煩的開始 安穩了兩天 在星期日的晚上我再次被攻擊 全是源自人類的攻擊 質量高低不穩 數量十分多 原來這兩天的平靜 是因為對方召集人手的時間 對方的弟子群起圍攻 但能感覺法源沒什麼惡念 其中一些還帶正氣 我能猜到弟子們被利用 但卻不知道真相 看來是把我當成壞人 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怎麼處理 只能一邊防禦 邊想辦法 我一直防禦了四個小時 坐了四小時 身體都麻了 精神也快集中不了 差不多到極限也想不到好的解決方式 再不處理我也會很危險 只能把一些修行比較高 威脅比較大的弟子的法破掉 我能感覺其中一些的法帶有正氣 是難得的修行人 但我也想不到其他方法 剩下的人威脅不大 持續到天亮他們就停了 他們停了不久後 我也快筋疲力盡 突然來了一股帶有殺意又異常強大的能源 就像一些門派中的神一樣 是他們的祖師來了 他說鬥法何必這麼狠把法破掉 他們用了一輩子光陰才修成 三個還不夠 足足十幾人 還把他心愛的弟子們大部分都廢掉 有些還是難得的修行人 我試著跟他解釋是你的弟子害人 不是我不放過他們 是你的弟子不放過我 但他氣在心頭什麼道理都說不清 他叫我先攻擊他 免得偷襲欺負後輩 我實在沒法想像平日敬仰的對象 今天竟成為我的敵人 我知道無論如何他也會攻擊我 所以我用了全力攻向他 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我們的實力差距沒辦法形容 下一秒我的身體極其難受 各種腫痛襲來 我知道我的法已經被破了 他也就離開了 我直接暈在床上 昏睡過去 再沒力氣跟老闆請假 醒來後隨了身體很難受 也覺得總算痛快 敗在這等級的對手中也算光榮 快十年的修為也沒了 頂多重新來一次 我還年輕 但我沒想到對方的弟子 在半夜又開始了群體攻擊 但實力強的都被我解決了 只剩一些修行不深的 但我已沒有防禦的能力 只能默默承受著一切 每次支撐都到天亮他們才收手 然後我又是昏睡過去 持續了幾天這樣的生活 我沒辦法上班 也沒力氣請假 我的工作也失去了 存款不多的我 想不到任何辦法能面對接下來的生活 可能對方的弟子也需要生活工作 時間愈久 對方的人數愈少 畢竟在現代能長期每天做這種事的人不多 我也以為對方是打夠了 曙光終於來了 現實很殘酷 他們沒有打算放過我 廟主一家的怨氣極深 而是找了同宗教的師兄弟來對付我 這次我沒辦法了 這不是我能承受的住 我早就準備了很多次死的覺悟 但每次我都覺得會有一線生機 只有這次 我覺得我死定了 跟廟主同輩分的人果然強 各種東西都到我附近了 我沒有勇氣張開眼承受這一切 我修行前也做過壞事 但修行後總算光明磊落 為正道而行 沒想到敗在別人的祖師下 雖不甘心 但也活得精彩 閉上眼迎接死亡的我 看到有很多人在我身旁守護我 以前在我離開門派時 我曾上錶蒼天 求他們給我一個門派 好讓我以後能好好傳道 好好修行 我以為我什麼事情也得獨自面對 沒想到上天竟然一直在暗中觀看我 願意來保護我這凡人 有一位在我面前抱著我 說我辛苦了孩子 面對那麼多事情我也沒流過淚 只有這次我忍不住了 我看到他也流淚了 他跟我說一切都是考驗 但這次不是我能處理得了 你已經做夠了 做得很好 說罷他告訴我已經得到承認 能擔當他們的傳承者 把教派和花木法傳給我 再次張開眼 空間變得平靜 我知道危險都已經解決了 也再沒有我插手的空間 我第一次能安心睡去 原以為能安心的睡眠 但熟悉的能源又來到了身邊 是讓我覺得恐懼的那位 是他們的祖師來了 但這次沒有殺意 而是歉意 他為一時衝動破了我的法感到愧疚 是打算來道歉 我能體諒他衝動是因爲愛子心切 我現在隨了掉了工作 也算因禍得福 沒什麼好記恨於他 不用跟我道歉 我選擇拜他為師 跟他一起多教一些好人 關於寺廟方在靈力的事就大部分解決了 後來陸續也受到他們聘請的法師攻擊 法師敗了又找人幫助 陷入輪迴 持續了一年半載才結束 這就是我得到傳承和法門的故事 真實的狀況實在太多 更痛苦更恐怖 非筆墨能形容 小師弟至今仍然在那裡修行 已經沒有靈擾問題 他覺得是因爲自己修為高了 寺廟也仍然存在 香火油水不斷 就算把壞人的法破掉 他們還是能用其他方法做壞事 修法隨了保護自己 正道能做的事太少 宗教的利潤十分可觀和大都跟勢力有關 普通修行人能對抗的有限 這就是現實的無奈 你還想修法助人嗎 善哉 有緣再跟大家分享
愛心哈哈
28
留言 44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