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從 2002-2017: 淺談蜘蛛人系列電影所帶給我的

7月20日 20:03
*2002-2017年間三代不同版本的蜘蛛人 2017年,在漫威的強力插手後,第三版本的蜘蛛人終於從 Sony 回歸了。遠在15年前,由陶比麥奎爾主演的《蜘蛛人》上映時,我還很小,還是任由爸媽大手拉小手的年紀。
*2002年由陶比麥奎爾所飾演的《蜘蛛人》 電影院藏身在狹仄的鬧市之中,是當時小鎮裡唯二的戲院。還記得當時人潮爆棚,彷彿一群螞蟻在搶一塊大餅。電影看板亮眼的擺放在大廳,略有些俗氣的金粉顏色,蜘蛛人懸吊在滿是玻璃鏡面的紐約大廈;日光傾城,整個海報呈現紙醉金迷的都會風格。 如今想來,這對始終生活在小市鎮的我簡直過分奢華,但孩堤時的我卻像看到新玩具一樣覺得好酷。 跟我熟知的另位超級英雄「蝙蝠俠」不同,「蜘蛛人」並不情願活在都市的陰影之中,而以「你友善的好鄰居」自居,是個想出盡風頭的大男孩。身為一名過早獲得超能力的少年,他有點自戀,急公好義,樂於展現自己,虛榮心強。再加上角色設定是15歲,更容易受到名利蠱惑;比起有「黑暗騎士」之稱,披著夜色動用私刑、忍辱負重的蝙蝠俠,蜘蛛人的私心與驕傲,無疑更接近我們小老百姓。
*「黑暗騎士」蝙蝠俠 關於這點,漫威宇宙其實也有說明:即使身懷異能,也不能改變「蜘蛛人」彼得帕克是個高中邊緣人的事實。比如 2002 年,陶比麥奎爾一個人坐在食堂裡用餐;2012 年,安得魯加菲爾德面對周遭同學的冷嘲熱諷;以及最新一期當中,湯姆霍蘭德頂著帽兜、懷著熱血、趁著夜色準備出任務時,恰巧撞見同行的高中同學出遊……   這些似曾相識,宛如我們人生縮影的場景幾乎全發生在校園,那是個脆弱又想證明自己的年紀。蜘蛛人15歲的心靈尚不能曉以大義,只茫茫覺得有些事是對的應該去做(比如說為打擊犯罪而打擊犯罪),有些事是錯的卻無法確知錯在哪裡(比如私賣軍火是為了扛起更體面的生活)。 剛開始,彼得帕克受「鋼鐵人」的俠義精神感召:本來遊走於灰色地帶的狂妄軍火商東尼史塔克,在眼見世間因為自家企業而生靈塗炭,遂決意以暴制暴,用砲彈終結砲彈。乍聽之下確實哪裡有點不對勁。但我們年輕的高中生還沒來得及深深咀嚼這點,就已經一隻腳跨進復仇者聯盟。
*「鋼鐵人」東尼史塔克 對他來說,正義與邪惡涇渭分明,幾乎不值得懷疑。幸好這時我們年輕的主角遇見了「禿鷹」。禿鷹是近年來漫威電影少數不是一擊便倒的反派,由影帝米高基頓飾演,曾以《鳥人》拿下奧斯卡最佳男演員。
*「鳥人」米高基頓 或許是造勢於他不斷演出在天上飛的角色,這個噱頭抓住了我的目光。他在電影裡面與其說飾演一名成功的反派,更不如說是個負責的父親;肩上扛著沉重家計,藉由回收「紐約之戰」殘留的外星科技,傾家蕩產只為換取一個富裕的生活。然而,身為復仇者聯盟的領導,鋼鐵人以官方名義「沒收」了這些危險武器。這等於間接抹殺了社會低階「分解者」的收入,而他們多半沒有東山再起的資本。由此,禿鷹懷恨在心。官逼民反下,他利用剩餘的外星科技,組織武力強大的犯罪集團,持續劫掠尚未被鋼鐵人得手的兵器零件,重新組裝在黑市拋售,是個不沾血的中介商。
*「禿鷹」米高基頓   但他是壞人嗎?年輕的彼得甚至沒有動過這個念頭。因為在他的觀念裡,「販賣軍火給壞人就是不對」。為此,蜘蛛人電影始末持續在追捕「禿鷹」。年輕的高中生以他的行為定了對方的罪,簡直理所當然。
但已屆中年的「禿鷹」卻遲遲沒有對「蜘蛛人」痛下殺手,甚至還試圖勸說彼得:這世界很複雜。你所崇拜的「鋼鐵人」同樣販賣軍火,卻是個英雄;而我只為吃飽穿暖,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卻終其一生被追捕。你說說,我們有什麼不同?
*「很壯觀吧?」 年輕的蜘蛛人、年輕的彼得沒有回答。聰明的他或許早已想到了答案,但某些顧慮使他放下了這些深思:因為人們本來的出身,使他們如今只能站在事物的兩面,彼此對立。而這絕不是能射出蜘蛛絲、蒙著面到處飛簷走壁的高中生能解決的事。就連形同自己的教父,鋼鐵人也解決不了。或許沒有人可以。彼得於是沉默,而就在這短短的遲疑間,禿鷹擊敗了彼得,利用地利優勢與狡猾的智慧,將他壓在重重的水泥磚裡。即使彼得力大無窮,一時竟也無法掙脫。彼得從來沒有感到那麼絕望。他哭喊著有沒有人能來救他,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那雙年輕無懼的眼睛在流淚。這時,他只是個大男孩彼得。「蜘蛛人」是他千方百計想成為的形象。但作為一名合格的「英雄」,彼得似乎還有一大段路要走。   因此事隔15年,由湯姆霍蘭德飾演的《蜘蛛人:返校日》成為我最喜歡的蜘蛛人電影。
*2017年的《蜘蛛人:返校日》 僅僅只是看到這裡,看到彼得被困在水泥牆裡動彈不得,依照慣例與定律,這時的彼得勢必要意識到自己的「蜘蛛人」身分而重新奮起,而我的感動也差不多嘎然而止了。只是,不曉得禿鷹適才丟給他的疑問,是不是還留在蜘蛛人的心中?對於「壞人」,彼得是不是有了重新的認識?這些我們都無從確知。
然而,對於「何以成為一個壞人」以及「怎樣才被稱為英雄」這些問題,就像攬鏡自照一樣,想法突然間具體起來。我不禁好奇,上網搜尋「英雄」兩個字,發現詞源自於劉邵寫的《人物誌》:「聰明秀出,謂之英;膽力過人,謂之雄。」或許「有勇有謀」是一個比較容易理解的詮釋。 在電影裡,說彼得帕克膽識過人是有的,他追拿禿鷹天南地北,從飛機打到湖底;但謀略上卻很缺乏,一連交手都落下風,因為蜘蛛人一心只想將他緝拿歸案,一味胡蠻撕打、貿然出手。在三版蜘蛛人系列電影裡,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這位熱心的紅衣俠士如此狼狽,可以說,所有危險都是他解決的,但同時也都是他釀成的。這使得《蜘蛛人:返校日》在眾多英雄電影裡,變得非常「不英雄」的一部:正因是他搞砸了一切,所以也必須由他來彌補。這是彼得帕克唯一的贖罪方式,也因為劇情裡有著這樣「將功贖罪」的因果關係,使得蜘蛛人看似驕人的戰績全都失去了色彩。
*船弄成這樣我也有責任 因此與我同行觀影的兩位友人,其一就不是很喜歡這版的蜘蛛人。原因是上版的男主比較帥,而新版的不論在心態還是作為上都「很白目」。至於我另位朋友本來是很討厭英雄主義的,但看完後卻認定它不是部「英雄片」而意外的欣賞它。我想這樣的原因,始於漫威製作蜘蛛人所採用的不同策略:不再刻意去塑造一個無所不能的英雄,而是描述「一個凡人努力用其能力成就不凡的故事」。聽起來倒比其他英雄片呼籲「正義必勝」,有「主角威能」,且信仰「光明終將驅走黑暗」的主題電影要來得親和、實際多了。
*2012年第二代「蜘蛛人」安德魯加菲爾德 (真的蠻帥的)   我喜歡這個有勇無謀的彼得帕克,因為他多麼像我們。他知道自己手中握有力量,相信心中的正念,且樂於去行善。但同時,人心裡的邪欲也在暗地裡引逗著他:包括想藉由「蜘蛛人」的身分讓身價水漲船高利於把妹;以及為善不為人知時,心底所暗暗升起的渴望(別忘了陶比麥奎爾飾演的蜘蛛人 3 中那顆被猛毒吞噬的心靈)。
*2007《蜘蛛人3》中的「猛毒」 但這些這些,都是把我們年輕的主角推向一名「有勇有謀」有擔當的英雄必不可少的磕磕碰碰-- 不論是試圖去掌握一份危險的力量, 還是一顆危險的心靈。
9
回應 2
文章資訊
24 篇文章8 人追蹤
Logo
每月有 9 則貼文
共 2 則留言
但依舊不妨礙我覺得湯姆荷蘭版的太像鋼鐵人兒子的設定。 不過,版權回到迪士尼了嗎? 以及......高譚那種東西換MCU小蜘蛛去絕對會被吃死的。
國立嘉義大學
B1 沒有喔 版權還在sony那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