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大學

mRNA vs 腺病毒載體技術

7月29日 01:40
不好意思,因為想說這邊有相關知識的人比例較高 想聽多一點相關科系的見解, 所以選擇來這邊發文,如有問題,請告知,我刪文🙏 請問一個問題,看過一些資料,但不太懂 mRNA是最新技術 所以充滿不確定性 那AZ的腺病毒載體算是有點歷史的嗎? 如果跟mRNA相比,誰的不確定性更高呢? Novavax的重組蛋白技術已經有很久的歷史, 所以相比起來是比較安全的, 但目前市面上比較多的疫苗技術都是上述兩種, 疫苗是好時非常久才能使用的東西, 但就算是花了幾十年的時間,還是會有些疑慮, 可這個病毒的變種以及傳播速度無法等待太久的時間
4
回應 4
文章資訊
Logo
每週有 22 則貼文
共 4 則留言
國立臺灣大學
我是臨床藥師 我來簡單說些吧 從疫苗的發展歷史來看大致分4種 妳提到的那三種再加上直接打死病毒的 確實mRNA是最新技術有不確定性,因為它是第一次用在臨床上面,但在這之前其實他們的技術也研發了好久 如你所說 病毒變種的很快 所以才會發展出mRNA 或腺病毒當載體這種 因為只要把新的片段放進去就能製造 會相較快很多 因為重組蛋白是你要自己做出次蛋白 當然比起mRNA或是腺病毒當載體的DNA疫苗慢很多 所以才會出現前一年出來的疫苗都是mRNA (moderna, BNT)或是腺病毒載體(AZ, JJ)
中山醫學大學
所以很多人在等Novavax
原 PO - 逢甲大學
B1 了解!感謝你🙏 那腺病毒載體目前可知會對人體產生什麼變化或是影響嗎?(就是mRNA就是未知) B2 那請問台灣施打疫苗了嗎?還是有打算等Novavax呢?本來也有這個想法⋯有先查過一些資訊,他的技術較成熟也相對安全,保護力也較高。但是看了一下台灣訂購的數量只有兩百萬⋯還是透過Covax平台訂購⋯感覺機率很小
慈濟大學 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
“original antigenic sin” 先打疫苗不見得一定是好事
我原本是想表達每個人 HLA 基因表現不同,對於疫苗反應強弱不同,應該要找出那些對疫苗不良反影的人進行 HLA 定序(能夠全基因體定序更好,做一次資料留著作其他用途,不過目前費用還是不親民)後進行共同點序列分析,這樣才知道哪些基因型的人不能打疫苗,沒想到看到有免疫記憶性其實也不是一件好事 (“original antigenic sin”)。 HLA 相關論文
所以萬一病毒又變種,已經打過疫苗的人很可能被免疫記憶性拖累產生無法抵禦新變種的抗體,而是產生疫苗之前所針對的病毒株抗體。 自己覺得打疫苗不是解方,找出治療感染新冠病毒藥物才是目前主要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