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大學
笑死我也講過好幾次 但他們那種口氣讓我只想看到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