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想哭就盡情哭吧。到聲嘶力竭

2016年6月17日 18:51
今天通識課又一如往常的勵志講座 是一名患有侏儒症的女性的人生故事 雖然是侏儒,她的爸媽很愛她,她老公很愛她 她去台灣很多學校演講,告訴大家要選擇正面的思考選擇正面的能量。 上面是一個無論在勵志書上,或學校演講裡,我們都很常聽到的人生正面故事 多少人克服了先天的障礙後天的情緒,成為書架上勵志專區的人生榜樣 這樣的書跟成功者,多到在書店裡可以開一個專區 然後在無數的演講或社會氛圍裡,提再提,再再提。 是的,他們很偉大。 但那些不那麼偉大的人呢。 憂鬱症是因為你不去選擇正面的思考方式 網路上都有講啊,你可以跟朋友聊聊、你可以去外面曬太陽 不要一直把自己現在這樣的無限迴圈裡,你自己選擇不要好起來的。 我聽過我一個憂鬱症的朋友這麼說的 「我再三確認了旁邊的所有道路 再踏進去那個我自己也知道非常痛苦的入口裡 但沒有了,沒有其他選項,我知道應該要有的 但我看不到也走不到了」 很多人說這是他們可以選擇的 他們也知道你們講的都是對的 他們在網路上找過無數個可以讓自己好起來的方法,你們告訴他們的 他們已經聽過無數無數次了 如果還有力氣,如果他們真的可選擇的話。 因為坊間上流傳的這些勵志,因為社會氛圍裡認定他們是有能力選擇的 他們再跟朋友談的時候,他們無助或累的時候 這些「勵志」只會告訴他們 你們應該要快點好起來喔,沒辦法好起來是你們的問題喔 但沒有人願意去理解,聽見他們就是在難過 就是無法選擇,就是無法正向 你們說的她們都知道了 可以就是陪伴,然後讓他們抱著或哭或想講或不想講嗎 沒有誰是可以真正理解誰的,也不要妄自覺得自己理解了 紅色的魚。 這只是聽完一堂通識課留下來和講師聊了一個多小時後仍有的感想
共 4 則回應
南臺科技大學 電子工程系
社會資訊太多,人們覺得從底谷重新爬起來很容易
國立東華大學
是的 憂鬱症患者需要的是同理心 而不是一直叫他們想開點 有些憂鬱症患者不說 根本也看不出來 他們知道自己在別人面前需要樂觀 於是把痛苦深埋在心內 不靠別人 而是靠自己慢慢消化 他們其實很勇敢 忍受著身心靈的折磨 也要一天一天地活下去 只為了見到那道陽光 曾經我也經歷了那好長的一段時間的折磨 但我始終相信 只要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一定會看見陽光 於是 那一天就真的讓我等到了! 但有些事情 沒有經歷過的人是永遠不會懂的....
原PO - 國立臺灣大學
B1 或覺得一定要爬起來,不爬起來都是你的問題 B2 ((抱 可能就像我朋友說的吧 跟別人講,總覺得他們不能同理,往後跟他們相處又會背負著某種汙名 辛苦了。 有時候會覺得對自己很生氣,你們所負擔的那些壓力 某部分也是我們這種「正常人」製造給你們的 真的真的辛苦了。
國立嘉義大學
真的只是想要有人能理解 陪伴 而不是嘴巴講說要正向要樂觀 不要想太多 大道理都知道 可是做起來 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