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奧運選手輸了把錯怪罪在選手身上不是檢討自己的制度問題,然後選手得獎每個都出來爭光說選手是我帶的怎樣怎樣輔助領得多少錢,體壇腐敗在於各部門只想賺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