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之前在火車上也是,一開始只是一點頭暈,想說撐兩站就可以下車了,結果視線越來越白.越來越白,甚至於後來完全看不到了,全身冒冷汗,努力抓著東西撐著,終於門開了,跌跌撞撞的走下車,坐到月台的椅子上面也不能緩解,突然想起背包裡的巧克力麵包,咬了一小口,視線就開始恢復了,甜食真的很重要.. 經歷了多次的上學路途中的低血糖可怕經驗,終於學乖了,書包裡有著滿滿的甜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