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爺爺的死亡記憶

2017年9月23日 18:14
突然想起臨死前在加護病房的爺爺,因為我口才實在太差,總是覺得聊些生活瑣事太無趣,說『我愛你』『我會認真生活』這種話也不是我的習慣,所以就只是握著他的手,沉默地凝視著。 就算我知道他已時日無多,但那雙手依舊比我溫暖,我的手,只有在盛夏的日光下,方才溫暖而鮮紅,其餘時間我的四肢就像冷血動物,青紫而冰冷。 如果那時會拍照,我一定忍不住拍下,將爺爺殘存的生命封印在觀景窗裡,每當會客時間終了而不得不離去,那雙手的突然緊握至今依然殘留在我的掌指之間,彷彿說著:『不要走啊!不要走啊!』 直至喪禮結束,我一滴淚都沒落下。百日後才像是突然驚醒,我於廁所裡潰堤,坐在馬桶上,雙腳間的淚就像是午後的暴雨,始於幾滴,嘩然不止。
愛心
28
.回應 2
共 2 則回應
國立宜蘭大學
至少你發洩出來了
b1 對,雖然是六年前的事了,但某些印象深刻的畫面卻會一直重新想起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