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文長/不實謠言造成我一輩子的陰影

2017 年 10 月 15 日
在我高中的時候,讀的是一間北部嚴格到出名,很講求成績,又有髮禁的學校,人家俗稱的監獄。分有普科與職科,然而我是職科廣設科的。 當時, 我和每一位教我們班的老師關係都很好,每逢特別節日(教師節、聖誕節),都會送給每一個老師禮物。 其中有一位在第一次上課就跟我們說自己的專長是「謀略」的軍訓課教官,把所有同學當成朋友一般看待,不時會約同學打球。 我也常常接到教官的來電,約我出去玩等等 一開始我不以為意,後來才知道—— 教官對我不懷好意。 透過與教官的對話,我知道了……他去翻了我的個人資料、問了我最好的朋友我是搭哪一線的校車、開始對我說一些曖昧不清的話,甚至說到喜歡。 我覺得這樣很不正常,便告訴身邊的一些朋友及同學,也告訴同是社聯會幹部的學長。 後來我當面詢問了那位教官對我的感覺,他承認對我不只是有學生那麼簡單而已。 然而我也在當下對他說 :我對你,只有學生對老師的尊敬,僅此而已。 我看見他的眼眶泛淚。 —— 當天,教官打了電話給我 「這是最後一次打給你了,因為學校已經知道我們的事情了」 :我們的事情??什麼事情?? 他沒有回答就掛斷了。 雖然他沒有回答,但我知道事情一定不妙 果不其然,我母親接到了我們班導的來電 我們班導一開口就說 「OOO她誘拐我們學校的男老師。」 電話掛斷後,我被家人罵了許久,也與家人解釋了來龍去脈。 隔天上課時,我被班導叫到了科辦問話。 我直接哭出來並跟班導說了教官喜歡我的事情,也問他為什麼要那樣跟我母親說 班導跟我說 「我昨天那樣跟妳母親說,就是要妳今天跟我說出實話」 之後要我把教官的事情經過寫下來,並且把證據也列印下來。 從那天起,我被約談了整整一個禮拜 然而這件事班上早已鬧得鬧哄哄的了。 後來教官被調職了,在他離職的那天 他在所有任教過的班級(除了我們班以外)說 「我是因為被小人陷害,才被調職的。」 這件事情過後,我在臉書上看見一個活動 叫做搶救好人大作戰 內容是:OO教官因為被小人陷害,而被調離xxx(學校名)我們要揪出那個小人,還OO教官一個清白 社聯會的學長也馬上密我跟我說,普科那邊有兩三百人響應了那個活動,說要來廣科賭我。 當下第一件事情是告訴學校 學校就禁止他們那麼做了,但還是沒有跟大家說出真相。 只說了:怎麼可能靠她一個小女生就能讓一個教官走人?她沒那麼厲害啦! 之後我罹患了憂鬱症,請了好幾天的長假 但在請假的時候,突然的接到學校來電說要跟我還有母親約談。 我母親一去就瘋狂飆罵,然而校方也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及道歉,只有推卸責任。 後來我被班導逼著回去上課 回去後,我覺得整個世界都變了 走在校園內,每個人都看著我。 在走廊上,會有人指指點點說:欸你看她就是那個XXX欸 整間學校沒有人願意相信自己。 應該說,他們都只聽到了不實的謠言罷了。 每天都覺得好想死好想自殺。 每天都在傷害自己,沒有帶著美工刀就無法出門。 而且在老師們談話時,我無意間聽到了 這個案子校方是以師生戀結案了。 或許是為了保住學校自己的名聲吧,畢竟是升學率很高的學校。 但是 我明明什麼也沒有做,為什麼要被冠上師生戀的名義呢? 後來我轉學了,但這件事情造就了我一輩子的陰影。 在校外有以前的學校的人看到我,仍然會指指點點的。 —— 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大三了 我沒有辦法對身邊的憂鬱患者置之不理。 因為我知道那種痛苦,實在是太痛苦了 沒有非憂鬱患者的人會懂那種上一秒很開心下一秒卻很想死的心情。 沒有非憂鬱患者的人會懂憂鬱背後到底有多大的陰影。 現在,我是學校的學生會會長 我想好好努力幫助大家 以及…… 想要證明自己存活過的價值。 吶、有著這樣背景的我 有資格關心你們嗎?
共 6 則回應
好想給你抱一個(〒︿〒)
B1 謝謝你,其實現在比當時好很多了 但是每次想起來,都還是會感到難過以及想起當時的無助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抱一個~看完妳的遭遇覺得我的事情實在是太小兒科了,國中時被霸凌的我很能了解那種謠言的恐怖
加油!我也很了解這種謠言的痛苦 你真的很棒 原po要一直保持正向的心情喲(^人^)
教官也太噁了吧⋯⋯
類似的經驗,但不是被教官陷害,是被學校裡人緣最好的學姊陷害,整整三年,我被學校所有高一到高三的同學嘲笑、討厭,不誇張,整個學校的所有人都「認識」我,更可悲的是我還住校,一週只回家一晚,3年下來24小時活在夢魘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