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在台灣反對死刑的人到底在想什麽?!

2018年3月3日 19:54
小弟很納悶為何主張廢死的總是提出要效法歐洲先進國家,但美國同為先進國家,死刑種類形形色色怎麼沒人說要效法呢?如果說因為歐洲犯罪率低美國高的話,又怎麼知道不正是本身國家犯罪率低才敢廢死,並非廢死促成低犯罪率,是不是倒因為果了呢?如果歐洲廢死地區恢復死刑的話犯罪率會不會又更低呢? 本身可能真的不了解廢死有力的點到底在哪?以下對廢死最常提出的點回應: 1. 死刑治標不治本、根本沒有解決成因 那為何不能標和本同時治呢?我們可以探討死刑犯出生背景、成長過程、累積資訊逐步檢討,但應該同樣可對重刑犯執行死刑吧?解決問題同時也讓製造問題的人付出代價,沒有一定要澤ㄧ吧? 2. 衝動型犯罪佔多數,犯案當下根本不會考慮死刑 但排除衝動型犯罪,不是也能嚇阻部份想預謀犯罪卻怕死的人嗎?也能嚇阻怕死但走投無路想殺人吃牢飯的人,比起完全沒有死刑,至少阻止了一部分怕死的人吧? 3. 可能冤死好人 這部份應該檢討的是判決嚴謹度吧?和周全推定有罪理論,一定要有決定性重大犯罪證據,例如某捷這種非常確定的才能執行死刑 4.死刑國家犯罪率不比廢死國家低 如一開始提到,應該不能這樣比吧,不同地點不同族群,你怎麼知道如果這些年那個犯罪率高的國家他廢死的話,犯罪率會不會又飆更高?永遠不可能知道啊 5.殺了殺人犯本身難道不也是殺人犯嗎? 對此我覺得即使每個人都有生命權,但就像坐牢是國家剝奪你的人身自由權一樣,我不認為對於罪大惡極者國家得以剝奪其生命權有什麽問題,按照司法程序審判下來國家執行,與殺人犯依自己意願隨意殺人兩者不可相提並論吧 總體來說,我覺得保留死刑的嚇阻力、阻止再犯及讓部份家屬感到有付出代價的元素同時,一併檢討教育、環境、體制怎麼會養出這殺人犯應該是不衝突也對治安最有幫助的才是吧! 如果要質疑死刑是否真有嚇阻力,你想一個不怕死的人他會怕蹲監獄嗎?但不怕蹲監獄的人不一定不怕死吧?而且還有假釋,都是比較級的概念 我不會跟廢死的說假設死的是你認識的人還會那麼冷靜嗎?或是雖然個人覺得應該,但我也不提一命償一命的應報理論,或打感情牌、批評廢死冷血,以免被攻擊濫情理盲,但僅單純建立在希望社會犯罪率越低越好、無辜受害者越少越好,的中心思想上也並不認為死刑該廢除 不知板上大大對死刑議題有什麽意見,就我所知法律系幾乎都支持廢死?支持死刑的反而容易被冠上法盲呢😭
共 24 則回應
死刑救台灣
原PO - 臺北醫學大學
B1 不會,但絕對比廢死有救😉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推死刑犯人體實驗研究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原po 意見太好了!嗚嗚嗚嗚大家都有如此見解就好了
B3 你可以找你們學校海洋法的討論看看這個問題
死刑如果能幫助社會呢? 養一個無期徒刑的人需要耗非常大的社會資源 但重犯罪者假釋後的犯罪率是50%以上。 (其中再犯殺人者依數不勝數) 再犯原因有很多,如社會對更生者的接受度、 長期官押下,受刑者的生活習慣無法融入社會等因素。 與其把他們關在監獄一輩子,不如全部槍斃,對社會你我都好。 治標不治本: 我認為以這口號推翻死刑是不公平的。 監獄本身就是治標不治本。您如果有興趣的话 可查閱"有死刑"與"無死刑"地區,犯人再犯率的比例。 事實上是無差別的,因為監禁本身就是治標不治本的處置
國立成功大學
關於冤案這點,判決嚴謹度的檢討固然重要,但做出調查、判決的畢竟是人,總是有犯錯的時候(不論有意或無意) 再說,我們與檢察官、法官都不是當事人,永遠沒辦法得知所謂的「真相」為何,只能依靠遺留下來的證據、證人片面的記憶等去做出一個合理的推斷。隨著科技的進步,證據所代表的意義可能不同(可參考陳龍綺案),根據證據所做出的推理也會改變。如此,我們又怎敢保證不錯殺? 建議你可以去看看「不平等的審判」 一書,從各種刑事判決的參與者的角度告訴你冤案是如何形成的 另外,我很喜歡呱吉對於死刑的觀點,重點不是在於我們是否要立即廢除死刑,而且在討論這件事情的過程中,我們的社會慢慢的形成 「我們(不論是個人或是國家)不應該用殺人解決問題」 的共識
國立政治大學 心理學系
1.如果一開始就要執行死刑那還探討背景過程幹嘛?殺掉就好啦? 2.非常歡迎你提出一個完整學術研究證明預謀犯罪且怕死的人戰的人數有一定比例,也非常歡迎你證明只想吃牢飯的人要靠"殺人"來完成 3.所以歡迎你建立一個完整的完全不會出錯的司法體系,可能要用機器人或AI喔,歡迎你研發 4.不然你以為台灣的學術建立和發展都是台灣人自己發明的嗎? 如果你對某領域研究深一點,就會發現學術都馬從國外引進台灣並且有的已在台灣有一定的學術證明其可行性,所以基於學術研究的嚴謹性可合理預期也是理所當然的 5.這就是觀念不同了,你認為最大惡極的人國家可以剝奪他所擁有的生命權,廢死的認為不行而已
原PO - 臺北醫學大學
B4 謝謝XD也希望某些人能真的看懂 B8 首先,你提的這些只是為反而反,卻無法為最重要的「廢死真的比死刑好」做出辯證,以下逐點回應: 1.為何判決死刑後不能同時研究背景脈絡?原來需要用一輩子探討? 2.同理,也非常歡迎你提出一個完整學術研究證明預謀犯罪且「不」怕死的人佔有一定比例,也非常歡迎你證明「都沒有」想吃牢飯的人會想靠殺人完成 3.也歡迎你了解不需要靠機器或AI,最簡單僅需要嚴謹至有影像畫面或體內有對方DNA這種直接證據證明非冤枉即可,要多嚴謹都可以討論 4.這點不曉得你在回什麽,我應該沒有批評引進國外體制或系統吧?那怎麼不引進有死刑的國家系統卻自認為廢死國家系統適合台灣?再次強調廢死國家犯罪率低並不一定是廢死導致,除非你能證明現在的廢死國家恢復死刑犯罪率會上升 5.ok觀念不同不討論
國立政治大學
我怎麼也覺得你對廢死是為反而反? 1.探討背景脈絡的前題是該犯人是個人,具有人的一切權利。探討成長環境、背景,針對犯人本身有教化之可能(例如再教育、心理治療等),針對潛在犯人可同時預防未來犯罪,但是啊,你第五點就要剝奪別人生命權了還教化個毛?既然這樣殺掉就好還探討背景幹嘛? 2.奇怪捏,明明提出有" 想預謀犯罪卻怕死 "的人的是你," 想殺人吃牢飯 "的人的也是你,你卻叫別人證明,邏輯沒學好? 3.(1)原來全台灣的監視器覆蓋率是100%啊?全台各處都有影像可以隨調隨到 (2)只要法官是人、檢察官是人、警察是人,再怎麼嚴謹的程序都無法避免犯錯,所以才會有後續的救濟制度被建立,所以我才說除非是機器人或AI,不然不可能,這點不需要證明 4.我也沒說你批評啊,我只是拿學術研究舉例,只要可以類推到台灣都是可用的,都具有參考價值。 引進有死刑的國家系統?你以為我們現在刑法271廢了嗎? 我是不知道你有沒有學過統計啦,不過主張廢死的人從來沒有要證明廢死和犯罪率之間的「因果關係」,而是要證明廢死和犯罪之間「無相關」或「弱相關」好嗎?這一點你的標題這樣下原本就是這個意思,你是不是誤解了什麼?
原PO - 臺北醫學大學
B10 你會覺得我為反而反是因為我前幾點都是用你反我的邏輯在回你啊!果然你也承認這邏輯是在為反而反齁,很好XD 下面我覺得你在鬼打牆了,典型的自己說得一口好道理,但完全無視該反駁的主要論點是哪些,我就挑幾個有趣的邏輯回好了,是幻視看到我說只要用監視器嗎?只是先舉例例如嚴謹程度一定要有畫面為證好嗎? 再來,原來AI和人類的眼睛看同個畫面一個會看到有殺人一個看到沒殺人哦,想學量子力學嗎?事物是因為被觀察者觀察才產生變化 接著,ok你要談統計,但要在證明有無死刑和犯罪率沒「相關性」之前,你連有無死刑和犯罪率是「沒有因果性」都證明不了,就別談證明沒相關性了,先證明沒因果性吧 你最好玩的一個邏輯是,對啊,我們現在的確還是有死刑的,所以我主張保留它啊,不要引進廢死制度啊,是有什麽問題嗎?XD
國立政治大學
我是說你發的文為反而反不是說你回我的文為反而反捏,所以我承認的是你發文的邏輯奇怪不是你回我文的邏輯喔^^ 下面我才覺得你在鬼打牆沒看懂我要回你什麼,典型的覺得自己邏輯好統計好呵呵 喔是喔一定要有畫面為證才能定義為「嚴謹」喔?所以法院每個審理案件都一定會有畫面當作證據囉?可是好像不是所有案件都有捏,這樣你要二分法說有畫面的審理嚴謹度很夠沒畫面的就不夠嗎? 再來,你應該是沒搞懂我要回你什麼,我要說的是人的判斷並非完全無誤,換句話說,我3(2)針對的是整個偵查到審判的流程,並非證據是什麼。警察的現場處理和證據採集、檢察官的訊問到法官的自由心證,每一個環節除非都是機器(假設機器為全然理性且犯錯率0)否則一定會有出錯的機會,要是還在講畫面幹嘛還分成(1)(2)兩點? 你是認為要有畫面才叫嚴謹度啦,我是覺得這流程才是講嚴謹度的地方,而且這流程中間只能盡量避免犯錯卻無法保證不犯錯,這樣知道差異嗎? 回到第3點下個小結論,當然用嘴巴說提高嚴謹度很容易啊,但是實際上做起來可不是你想像那麼簡單喔,冤獄只能盡量避免但無法保證不發生,只要一發生就是一條人命,這樣你懂我前面在回你什麼了嗎? 還是不懂嗎?除非你研發出機器人或AI不然都無法避面這種以人為主體的訴訟流程完美無瑕,這樣懂? 你知不知道要先有相關性再來談因果?都沒相關了哪有因果可言?統計沒學好?還是你壓根就不知道相關跟建立因果在統計都學得到? 回到第4點,現階段已證明死刑和犯罪並不全然有相關性,都沒有相關性了遑論因果?更何況因果只是你自己對廢死主張的誤解 恩?我就是針對「 那怎麼不引進有死刑的國家系統 」這句話回答你我們刑法271還在啊?當然有問題而且有問題的是你吧? 原句「 那怎麼不引進有死刑的國家系統卻自認為廢死國家系統適合台灣 」敘述有問題我才回的啊,死刑系統本來就已經在台灣了哪需要引進?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幹媽的都好長喔...你們都很厲害沒必要吵,大家觀點都不同~反正就這樣啊...誰能說大家都要一定遵從哪一點 不過樓上有點激進了越來越沒有一開始的有條理了喔...認真就錯了~冷靜討論啦~ 不過我對原po觀點很喜歡,但你有點硬要反對的意思~點到就好,大家又不是要拼到誰對誰錯
國立政治大學
B13如果哪裡是「硬要反對」麻煩你指出來,我們可以討論 我反對他的論點只是覺得他站在支持死刑的角度問的問題有尚未想到的地方也不夠周延,僅針對1~5的小標題提出反論,並非針對小標題背後所涵蓋的一系列探討和解釋,讓我對他有沒做功課、沒有反思過就上來發問的感覺 拿1來說好了,我反問他為什麼不直接殺掉就好要研究背景脈絡,就是因為我覺得以他的能力他可以先反思,他既然提到了可以研究背景脈絡,那為什麼我們需要研究背景脈絡?研究背景脈絡的目的和意義是什麼?研究背景脈絡可以有什麼不一樣的效果和可能?接續著這個研究過的背景脈絡,我們可以為這名犯人做些什麼? 例如,知道了他的成長過程,我們是否可以知道這名犯人他可能在哪方面有不足、有心理疾患、是否可以藉此進而幫助他接受治療、接受再教育?有了這些可能性,才有廢死的進一步討論 結果他的方法並非如此,而是很簡單的認為,我研究完之後就把你殺掉,反正避免下一個就好 我不期待的是直接說治標又治本這種將死刑和研究背景脈絡兩個方式湊在一起的籠統版本 總而言之,我不覺得這些問題是個有了解過廢死議題的提問方式,如果覺得口氣激進的話先道歉了
中國文化大學 機械工程學系
死刑當然有用 可以用公權力給死者和家屬一個交代
原PO - 臺北醫學大學
B12 繞太多了我只想簡單回你兩個 關於統計 我先說一下前提以免你不懂 有因果關係一定有相關性 但有相關性不一定有因果關係 這可以吧? 而廢死想說死刑與否和犯罪率沒有相關性 但現在卻「連」兩者沒有因果關係都拿不出證明 照理說沒有因果關係比沒有相關性好證明哦 再來針對我說引進死刑制度 我當然知道台灣有死刑= = 很明顯我只是在說為何某些人想引進的是廢死國家的制度 怎知道死刑制度不會更適合台灣 別玩文字遊戲
國立政治大學
B16所以你是站在有因果關係這個角度去質疑廢死要怎麼證明沒有因果關係,呃可是為什麼不是你去證明有因果?你都已經踩在既定立場上了還要求對方證明,不覺得你應該要先證明你的立場是站得住腳的嗎? 再來,既然你都知道要有相關才會有因果,那我都跟你說是弱相關甚至無相關了,相關都這麼弱還有因果嗎?好吧算了大概知道你沒跑過統計,相關絕對比因果好證明,所以又回到第一段,你在一開始就咬定有因果,然後又拿不出證據,廢死是認為無關聯性並且也用實際數據去看相關,到底哪邊才是該證明的那個? 玩文字遊戲?自己敘述有問題就說別人玩文字遊戲,而且我說的只有那短短一段話,又不是整篇回文的重點 所以現階段有的東西就不用討論了,你一直在質疑為什麼適合,我是覺得只要是人都適合,剩下只是觀念和教育以及配套措施完整與否的問題 那所以為什麼你會覺得廢死不適合?為什麼你覺得國外廢死制度不適合台灣?台灣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不適合廢死的建立? 另外,樓上有人提到死刑和徒刑的成本比較,這裡有篇研究建議可以讀讀:
國立政治大學 哲學系
請原po解釋一下,你覺得死刑的目的是什麼? 是降低犯罪率? 還是滿足民眾報復心理? 還是為了省下納稅人的錢? 還是都有? -- by法律是一種多數暴力
國立政治大學 哲學系
補一篇文章給你,好像是我寫的
中國文化大學
無意間逛到這 我不想參與討論 不過是不是很多人不知道 台灣曾經因擄人勒贖案增加而改成處以唯一死刑,下場就是肉票有去無回、撕票比例大增,所以之後就修掉死刑,鼓勵犯人留肉票活口 不管大家支不支持死刑我都無所謂 但探討對方立場時是否真的了解別人立場過?! 雖然上面例子跟死刑、廢死比較不相干(比較偏探討唯一死刑),但我想就這個例子讓這串的人去認真思考,彼此立場明明好壞皆有,幹嘛只看到壞的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
1.首先我覺得有些人是誤解廢死了,廢死方所主張的終身監禁不得假釋並無所謂教化改造,因為就已經沒有要把人放出去了(而教化本身也不是我國刑法或精神疾病的概念,你在刑法上找不到任何一條有關教化的法條,就連大法官都不認為在審判時要考量教化不可),甚至在一個廢死的社會,不可能阻止上述犯人為了香煙、權力、金錢而殺人,因為判兩三個終身監禁也沒用,因此會處以長時間全天候單獨監禁,剝奪他的工作及自由機會 2.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廢死方強調自己都非常注意要研究犯人,但是絕大部分的廢死方都不知道法務部早已有對重大罪犯進行研究了,比方說江子翠案或是夜店殺警案,這些資料都是放在政府網頁上,可以供民眾自由下載的,我想這就是真關心和假關心的差別囉。 3. 有人說死刑和犯罪率沒有相關性,但是證實有相關性的研究早就找出來了,只是廢死方不願意承認而已,然而就我目前看到的廢死論提出的統計資料,幾乎全部都有方法論上的致命缺點:樣本不具代表性、因果推論不合邏輯或驗證因果關係時無法控制其它變項,因此廢死方的說法是不攻自破的。 4.如果有人支持要非常上訴或再審來檢查是否是冤獄,那他應該要反對廢死才對,加州死刑犯就如此,他們之所以會反對由「廢死團體」提出的廢死公投,就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會被立刻執行,反而可以靠著人權律師的不斷上訴拖個十二十年,而如果加州廢死了,那麼社會上關心獄政和替他們打官司的熱情就會嚴重銳減。
國立政治大學 哲學系
B21 我只回應其中比較關鍵的兩點 第一,對犯人的研究真的充足了嗎?那鄭捷為何殺人呢?他決定殺人的那一天發生了什麼事?以前有類似鄭捷這種人嗎?我想我們或許太早把鄭捷殺了。 第二,死刑真的降低犯罪率了嗎?你批評了反對降低犯罪率的統計方法,表示你非常確定死刑一定能有效降低犯罪率囉?我想問的就是你是否非常確定死刑的效果,而且也非常確定那些你反對的統計都是假的? 我認為其實這些充滿爭議,統計方法一直能受到質疑,因為可能忽略了經濟變遷或政治變遷,也忽略了科技與文化變遷。因此不論是能降低犯罪率或不能降低犯罪率,仍有討論的空間。就是因為如此,我才認為國家不必急著擁抱死刑。
國立政治大學 心理學系
B21不好意思喔,說要研究的是原po,說有因果關係的也是原po,我只是針對原po的主張回答而已 1.目前的教化在實質面上,就是讓受刑犯再社會化的教育過程,所以刑法上有沒有規定和他們在監獄中會受到什麼樣的教育沒關係 至於要如何改善再社會化的實際運作,等決定要廢死再來討論 而且,不是所有廢死的都主張終身監禁喔 2.如開頭,我不重述。我的問題是,你該如何判定研究成果有效?該如何判定研究結果可以推估到預防未來的犯罪? 我可以先告訴你的是 (1)在例如像鄭捷這種案例的殺人式自殺中,精神疾患的占率是4~100% (2)過往研究發現,殺人的人可能有憂鬱或妄想外,無法確切判斷其病因,且大多數人無過往病史,因此,綜合過去研究結果指向會殺人其實是當下的狀態(state)而非其長期擁有的特質(strait) 所以我告訴你的這兩件事,完全無法判殺人者是否真有長期心理方面的問題,是不是有研究=沒研究? 所以你以為做幾個研究就可以解決、預防殺人的問題嗎? 當然,你可以從他的平常心態著手,這些人會時常覺得孤單、有挫折感、偶有憂鬱等 但是我也可以反問,以上這幾點,正常人誰不曾有過? 另外,根據國內統計,遭判處死刑者68%學歷為國中小學以下,78%為藍領階級,請問這些生活背景你該如何改善? 真心勸某人,不要覺得有人在研究就=一定會有解決、預防方法,好像政府有研究就天下太平一樣,真不知道誰才是假關心呢 3.沒關係我也覺得這樣的結果不能一言蔽之,該考慮的confounding太多,我純粹是針對原po的奇妙邏輯回答而已。 但同樣的,儘管有相關性,你也無法證實原po說的有因果關係,那麼,你到底又回答到了什麼? 另外,承2(2),大多數殺人犯會犯案都是因為當下的狀態而非長期擁有的特質,所以你覺得這些人犯案當下會考慮死刑對自己的影響嗎? 4.不多說,請找江國慶案,他只被關將近一年就執行死刑,沒有歐美這麼多的被關時間 在冤獄拯救上,廢死最根本的出發點是不願讓「任何」人有死的可能,以你舉的例子反過來說,不是因為沒有死刑,這些受刑犯就有罪,而是不論有死刑與否,他們都是冤獄,都需要被拯救,但若拯救失敗,一個是繼續關,一個是死亡,你可以再問問他們要哪一種?
我自己是這樣想的 像我們審計員查帳的過程,一定都有所謂的『先天性限制』,簡單來說就是『先天具有不確定性或在根本上無法解決的問題』,企業要舞弊,甚至是管理階層來粉飾太平的話,老實說是很難查核出來的,如果真的爆出企業舞弊,法律也不會到真的太刁難我們(我們也有一些自保方法) 然而會計師出具意見時,基本上都是比較『保守的方式』,不會說這間公司完全沒問題,也不會因為發現問題而直接在財報上判那間公司死刑(除非問題真的很大,但這種例子真的極少) 我自己是覺得廢死是沒什麼關係的啦,當然配套措施必須再討論沒錯!看死刑與廢死派爭執這麼久其實蠻沒意義的,雙方都在對彼此立場存在的『先天性限制』大作文章...... 我只能說任何政策都只是種選擇,你可以偏好一方,但沒必要去鑽牛角尖、打壓甚至有敵意,有時候也是挺能理解廢死派被針對的無奈,畢竟我接觸的行業就是這麼以穩健保守為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