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寧大學 護理科
其實你的霸凌算很輕微了😂過去的我曾經被當眾說是暴牙妹,然後還被我們班男生嘲笑說我父母都不愛我等等,過去的時間其實還是會恨,但同時也挺感謝他的,如果沒有他,或許現在我還沒有這麼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