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科技大學
我也被做過類似的事。 我的鉛筆盒被用奇異筆塗鴉,但我是非常惜物的人,尤其是家人買給我的東西。 懦弱從來不是我的形容詞,但我也不喜歡毀壞別人的東西,所以趁他們睡覺時壓住他們的臉用鉛筆盒裡的所有筆塗滿了汙穢的字眼。 小時候不知道哪種筆比較難洗掉,不管油性水性都畫上去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