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東華大學 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
我是國二的時候跟人家打打鬧鬧 有個一米八多的男生藉機掐我的脖子把我舉起來 那時一米五的我當下直接把他的手抓破流血才放開 然後整個班都覺得我做錯了有的惡言相向有的冷落 其實我都知道不喜歡我的人很多也很久了 不必特別製造一個場景讓你們的討厭可以順理成章 埋怨那時候惡言相向的人 但最受不了的是那些冷眼旁觀的偽善者 那些冷嘲熱諷其實我不在乎 不是什麼重要的人何必因為他們傷心難過 不過以前的我很傻 一直到高二我都覺得要當個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人 總會想找出那些我討人厭的地方改掉 不過真的好累 已經忘記什麼時候是真的在笑了 by一米六男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