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你遲早會被告 等著看

2018年5月10日 16:27
身為設計科出生的,看過各種偷梗、模仿、翻創事蹟等,都不用太意外。 不過倒是沒見過這麼扯的事情。 最近校內展剛結束,幾家歡樂幾家愁。 雖然說最後能夠順利畢業就好,但碰到這種的事情很多人雖然都為我們不平,可是學校卻沒有人可以為我們的權利聲張。 大三的時候,全班修了一門課,有關遊戲設計。 那堂課的老師要求我們做桌遊設計。 組員有我、我的朋友A跟P、以及兩位同學Y跟C,總共五人。 那門課的作業非常成功,老師也很高興,他曾說過唯一的遺憾是我們沒有去參加桌遊比賽。 這裡只是前情提要,接下來才是重點。 要展覽前一週,友A跟我說,她發現C用我們大三的作業做他個人校內展的主題,完全沒有問過我們。 起初我不以為意,只是剛好主題一樣吧? (註:因為展覽要排位子,所以只是在報名表上看到主題名稱一樣,並無看到實體。) 我跟友A說 :我們等報告的時候直接跟班導說吧? 友A:可是私下解決不是很好嗎? :好吧,我尊重你。 之後友A就去問C。 友A:不好意思,C,我看到你的專題是用之前專題一樣的名字,請問是...? C:喔對啊,因為當時沒有妳們的聯絡方式,我有請P跟你們說,他說好,我才會用。 友A:可是我們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然後就是瞎扯,C完全把錯推給友P,友A整個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就跟友A說,把這件事情告知我們班導吧。 一開始班導也是說私下談談,可是當我說對方完全不想談的時候,班導就決定上課的時候來談。 那天C是有被唸幾句,但他好像不以為意。 班導:現在你們當作我不存在吧,你們自己談。 C:所以,你們現在想怎樣? 友A:我們沒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可以註明出處。 C:我剛剛也跟班導說了,我就是不想要在作品上註明,口頭講我可以。 友A:........ C:我之前也請P 跟你們轉達,那因為等沒有回應,我以為都可以。(黑人問號???.jpg) 那你(指我)都知道事情的一半,到底還有什麼癥結點? :我?當初P 也只是跟我說你要放在作品集,既然是大家的作業。而且是設計科,面試的時候放在裡面,我是沒關係,可是你要展覽,這是兩回事! 然後C 就陷入無限焦灼的語無倫次,一直問我們到底想怎樣,癥結點是什麼。 我永遠記得明明談判的是我們跟C,可是他卻坐在椅子上,用著不屑的眼神看著我們。 道歉的時候,也只是想敷衍了事,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 再說想拿大家合作過的作品參加比賽或二次創作,並不是用傳話的方式吧? 友P 根本沒有義務要幫忙,再說這根本是尊重與禮貌問題,一直把自己的錯推給別人。 無言... ... 以為只到這裡了嗎?錯!還有呢! 校內展是有競賽的,縱使沒有獎金也有名次。 那位C 同學呢,正是不巧的也有得名。 我跟友A 都超傻眼,展覽完之後,有人建議我們再跟班導申訴一次。 班導:好吧,其實這種事情要吵是吵不完的。那不然我給你們其他同學都一張獎狀吧,回去之後再給我名單。 有人說班導這樣的處理態度很不負責,但也無可奈何,畢竟老師有他的苦衷。 之後我就去跟友P 跟Y 說,班導會私下給我們獎狀。看在那曾是大家一起完成的份上,禮貌性的去知會他們一聲。 隔天班導就傳來訊息: 不知道是誰跟C 講獎狀的事情,現在C 來跟我抱怨。目前只好請你們雙方自己討論一下吧,決定好在跟我說。 看到這段話再讓我黑人問號??? 這下大家都沒獎狀啦,我依然禮貌的去知會Y 跟友P。我順便問Y 是不是他跟C說的。 :Y,你跟C 說獎狀的事情嗎? Y:很重要嗎? :我想跟你說一聲 我們沒獎狀了 XDDD 知會你一聲而已! Y:好呦 我沒差 這件事我不想理。 :好 這下我就知道是Y 去跟C 說了獎狀的事情。 之後過了兩個小時,Y忽然傳來一大串訊息。 開頭是:妳也知道我跟C 的交情....什麼的。 裡面包含害我們拿不到補償的道歉,還有因為我沒叫她不可以說出去,所以他認為這樣對C 不好意思之類的話。 (其實Y自己也有得獎,所以有沒有這張獎狀對他來說根本沒關係) 其中還有一段讓我非常訝異。 Y:之前他也曾拿我做的包裝請他負責ppt報告的部分,後來他卻拿去報校外實習當作作品之類的= = 原來,這不是C 第一次把作品佔為己有!之前就有類似的事情,這根本小巫見大巫呀! 之後看完對話我就稍微安慰一下Y,就去跟友P說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友P:作品的事情,C 是要徵求同意,不是只是告知。這個也應該由她自己去說,不是我來轉述吧? : 哈哈哈 那我真的不知道C怎麼想了。 友P:他大概以為我會說,靠邀為啥我揹了黑鍋! :放心啦 我跟友A都知道你是無辜的。總之,我們沒有獎狀你沒關係吧? 友P:我沒關係呀,只是,C 跟班導抱怨什麼,這有什麼好抱怨的? :我不知道,我沒問。 友P :C 一直這樣做不太好,不過他的事情不用管了,他遲早會被告的。 事後我也跟友A 和一個學姊聊,甚至把截圖都給他們看。 友A:Y 是怎樣,態度轉變很快欸! 學姊:根本雙面人啊。 :牆頭草吧⋯⋯ 友A :明明就知道我們跟C 不好,Y 還敢抱怨真的是勇者。 :今天大概是我說最多髒話的一天。 友A:乾好人不是這樣當的 ,在那邊講壞話。戲拖很長! 學姊:誇張,老師也是,很不負責。其實我本來就不太喜歡他們兩個,所以一直以來都沒什麼接觸她們。 友A:她真的是找碴,很會講幹話,沒事找事做。 所以我說啊,著作權是什麼你知道嗎? 不然你以為法律的著作權是假的? 獎狀的事情不過是老師想給我們台階下,我們根本不在意獎狀!不過是張紙根本不能代表什麼。 最後連台階都被拆了,真的是歹年都丟肖郎(台語)。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就是了?不要臉天下無敵就是了? 也許你今天可以為了糊一口飯吃而不擇手段。 也許學校沒有人有辦法對你怎樣。 也許我們也只能無可奈何看你威風畢業。 不過那又怎樣?這是尊重跟禮貌問題,沒想到連做人基本的都沒有。 不過這些都不甘我的事情。 這個圈子很小的,最後踢到鐵板的也是你,等著看。
愛心
243
留言 1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