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外公。

2018年6月24日 14:22
一早手機訊息就充滿未接來電,母上大人留言告知外公已經飄向遠方,離我們而去,很訝異,卻也不驚訝了,九十歲的老人家,還剩下多少歲月,其實或多或少都有些譜,但還是有些驚訝,有點傷感。 穿上許久沒穿的西裝,貼身的剪裁還是一樣緊繃,弄到深夜的報告,已然無法顧暇,一切就像那剪裁,緊繃到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表情。跨上機車一路北上,不知道,認真地騎車試圖忽略某些事情,直到第二殯儀館推開大門,才徹底感覺到,有些人事物 真的改變了。 數個小時的走動,助禱人員來來去去,禮儀公司的小哥,親戚們的聲音,沈穩卻啜泣,簡單的經文與迴向,本該背起來的,卻不斷念錯,走音的阿彌陀佛,或許我並不在意,思緒已經飄向遠方。 出去大門口,點燃抽不完的捲菸,試著離開那個現場,看著遠方,若有所思,卻只敢放空,不再去想,像個膽小鬼,只想要逃避。 但我卻落不下一滴淚水,擁抱著母親,拍著舅媽的肩膀,試圖說些安慰的話,卻只能給予肢體上的幫忙,我說不出口,節哀?或是更多的話語,那當下,我沒有哭出來,也哭不出來,擁抱著安慰著,那些陪伴他更久的人,在未知的極樂淨土中,去吧,祂已經回到那。 試圖用著許多笑容帶過,回過神來,許多複雜情緒不知道怎麼整理,淚水依舊沒能出現,笑我自己冷血?還是太過堅強?亂糟糟的內心,遠比打結的毛線球複雜,整理不出所以然,許多回憶與種種,小時候到長大,或許我已經忘記怎麼哭了吧。 謝謝你曾經拉拔過我,還記得佛堂的經文,含滷蛋的台語聽不懂半句,比手畫腳略有溝通,每年過年生日塞錢的種種,屬於長輩特有的關心,如今已經不能再次體會了。 記得前幾週,抱著你的體感,才感覺到你的手已經如此脆弱,軟嫩而沒有力氣,真的,不曾發覺,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天真逐漸消失,手邊的事情忙到昏頭,多久沒有擁抱過自己的長輩?本以為是粗糙的手掌,遠比想象中嬌嫩,錯誤的記憶,只能慶幸沒有延續到最後。 或許來年你已經無法參與,但謝謝你曾經參與過,而我也該繼續前進。
愛心
5
.回應 1
共 1 則回應
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拍拍 當下真的哭不出來,但是當等到剩自己一人時,真的是一直哭。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