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 小白兔之旅

2018年6月24日 14:31
不知道這要發在感情版,還是詩詞版,思考了一下還是選擇心情版,大家都有迷惘過,希望可以鼓勵到一些人,共勉之。 本篇文章,獻給曾經迷惘過的小白兔。 小白兔跳躍在蓊鬱的森林中,焦急著,她頭也不回,就這樣跳著。 穿過蔚藍小河,跳過巨大樹根,不知道過多久,不清楚走過哪裡,只想要逃走,到哪裡都可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又什麼時候是個頭,不了解,也不想去理解,跳吧,跑吧。 一道細微的光芒,從不遠處灑落,慢慢地,逐漸擴散,瞳孔急速放大,光輝刺激雙眼,森林的出口就在前方,但又如何呢?小白兔沒有注意到,路邊的小花是什麼顏色,天上的雲朵有多可愛,剛躍過小河是何等清澈?沒有那些心思去觀察,急忙、慌張,只顧著逃走,懼怕從內心深處蔓延的恐懼。 停下腳步,曾經潔白的雙腿,被塵土染灰,紅色雙瞳注視著,在森林中央突然出現的奇妙光景,一小塊簡單的紅蘿蔔田,褐色土壤因為被翻動過而鬆軟,稻草人豎立在中央,挺直的身軀和周遭的樹木相映成趣,屁股坐在田中央,盯著稻草人的雙眼,明明是假人,卻好似有靈魂般,看著就感到些許心安。 不知道是不是跑累了,小白兔在這邊駐足,停下來,才意識到這樣長的時段裡,自己已經忘記休息的感受。 蘿蔔田的香氣,吸引著味蕾,口水不斷分泌,環顧四周沒有發現這裡的主人。 :「吃一點就好,不會被發現吧?」小白兔自言自語的說著,試圖說服自己這樣沒問題。 :「小白兔吃吧。」突然出現的聲音,兔毛瞬間豎立,左顧右盼想要找出聲音的來源,卻怎麼也沒看到人影,甚至連動物的痕跡都沒有。 :「在你面前呢,不要怕,我無法移動。」小白兔抬起頭,看著她剛注視的稻草人,歷經歲月風霜而有點灰黃污漬的面容,本來應該無法說話的物體,卻有了生命,但他本質依舊沒有改變,站立在田地中央,守護著作物不被鳥禽啄食。他的聲線溫暖而柔軟,低沈嗓音透露出淡淡安全感,不知多少日夜,就在這裡等待,離不開聽命的等著,等著哪天有人的到來。 :「你為什麼在這裡?」小白兔歪著頭,似乎忘記自己也不屬於這個空間。 :「為什麼呢?我也不清楚。從我有記憶以來我就在這邊了。」有說跟沒說一樣的答覆,他也不曉得答案是什麼,但語調並沒有惡意,依舊淡雅低沈的聲線,如同黑潮般從海底深處湧出的溫暖,撫慰著生命萬靈。 :「那小白兔你又為什麼在這邊?」稻草人試著歪起自己的腦袋,但已經固定好的身軀,無法隨自己所想而移動,彆扭的身軀倍顯滑稽。 微風拂過田間,淡淡胡蘿蔔香味隨風吹來,小白兔吸了一口,這才想起自己早已飢腸轆轆,她不想要回答稻草人的問題,如同她逃過來一樣,仍舊想要逃避,那些所有不想面對的事情。 :「如果妳餓了這邊所有東西都可以自由享用,上次看到生物經過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沒有人管理這片田地,所有作物都是自然生長的。」彷彿看透小白兔的內心,他的話語給予其強心針,不再有所顧忌的大快朵頤,享用著胡蘿蔔大餐,在這森林中央裡,享受著已然忘卻的安全感。 稻草人不發一語,也沒有任何動作,只是靜靜的陪伴在白兔身邊,佇立在田中央,時有涼風襲來,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發呆著,看著蔚藍蒼芎,凝視著大地萬物。 :「稻草人先生,你在這邊待很久了嗎?」吃飽的小白兔跳到稻草人底下,諾大的耳朵配上右歪的腦袋,凸顯其自身的可愛,淡紅色的瞳孔,認真注視著,這位善良的稻草人。 :「八十年?還是更久,其實我也不清楚,在這裡的時間太過久遠,自己也已經忘記許多事情,又經歷過許多事情,畢竟我只能在這邊,哪裡也去不了。」他好像看著遠方,有些惆悵,好似在說著不是自己的事情,小白兔不敢想像這樣長久的時光,就這樣在同樣的地方,不斷的經歷類似的寒暑,沒有人的陪伴,就這樣一個人,靜靜的等待著。 :「還記得那時候還沒有這片森林,不知不覺身邊就變成蓊鬱樹林了,小白兔你可以告訴我些外面的故事嗎?我想知道這片田野之外的事情。」深色外套經過風雨洗禮早已破舊不堪,身上許多地方稻草已經外凸,本該戴在腦袋上的帽子,在被風吹走後消失在森林之中,被時間所吞噬。 :「外面的世界並不美好,許多煩心事情讓心崩潰,很累很累,比你站在這裡還要辛苦許多,需要為了吃喝煩惱,除此之外還有社交這些事,光活下去就用盡全力,累到已經不想再起身。」 話匣子一打開就無法停下,所有辛酸糾葛都在一瞬間爆發,如同堰塞湖突然潰堤,滔滔泥流蜂擁而下,所有的不甘心伴隨著諸多壓力,說給這位見面不到一天的稻草人聽。 他只是聽著,時而發出「嗯嗯」等語助詞,證明自己有在聆聽,除此之外他都只是聽著,沒有對小白兔的遭遇評價些什麼,如同公正的法官,仔細注意著被告與檢察官彼此的發言。 眼眶不時泛淚,有歡喜的回憶,也有痛苦的經驗,所有事情交織在一起,複雜而纏繞,像被抓亂的毛線球,找不到最開始的那個線頭,無法解開找尋到最初的原點。 :「所以你逃走了,然後就不知不覺就到這裡?」像是給這段話下一個結論,稻草人在語尾時留下自己的感想,沒有多餘的語調,既往的平穩低沈,卻又具有穿透心靈的力量。 :[這..」接不下去,被一語道破,自己最脆弱的那面,不經意地展露出來,完全無法反駁,因為她就是逃過來,抱著想要離開一切的心情,從群體中奔跑而出,沒有多想只管不斷地往前跑,用盡所有力量的逃出來。 而就連用盡力氣逃出來後,還是被人冷嘲熱諷吧。 :「如果妳不想離開,就待在這邊吧,食物很充足,到妳想走為止。」本來以為會有更多的嘲諷,但稻草人沒有多說些什麼,就這樣允許小白兔留下,或許他自己本身也沒辦法移動身軀,所以才會這樣說,亦或許,他真的覺得這樣...。 :「逃避雖然可恥,但是它非常有用,累了就逃沒關係,等一切充好電之後再出發即可,這裡一直都會在,田間的食物永遠開放著,這樣多年的光陰許多傢伙來來去去,你只是其中一個訪客,而我卻無法離開,所以,累了想逃,那就來找我吧。」這或許是第一次聽到稻草人有強烈情感的話語,對,自己累了還可以逃走,那稻草人又剩下什麼?被固定在這裡,如同詛咒般,永遠無法移動,連想逃都做不到,永不間斷地等待著,直到自己走向終焉為止。 小白兔兩頰流下眼淚,雙方都沒有再多說什麼,輕輕依靠著彼此,看著月光照耀著大地,公平的賜予所有生物,也給予兩人安全感。 第二天清晨小白兔啟程了,回去自己的原本所在的地方,而她也知道自己恐怕不會再回來了。 21017.11.08 Muler
愛心
1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