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愛心按不下去... 我媽媽也是重度安眠藥成癮者 現在睡覺都一定要吃 叫她減量也照舊 她曾經幾度想服用安眠藥自殺但都死不成 手腕也都是自殘的痕跡 她有重度憂鬱症加躁鬱症 我沒辦法同理她的痛苦 只能一直聽她訴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