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殺人案與我們的社會

2018年7月4日 11:48
嗨,我是那個喜歡戰死刑的政大小弟。 不過這篇文章並不是要談死刑或廢死,而是呈現一個我平常不會提出來的論點,目的是供大家思考殺人案與社會的關係。 我們都知道,不同國家、不同城市有不一樣的犯罪率,像紐約、台北、蘇黎世、新加坡之間常見的犯罪類型、犯罪率就不一樣。 這裏進一步要問的是,不同地區有不一樣的犯罪狀況,代表什麼? 一個直觀的猜想是,這代表社會形態與是否會發生犯罪,具有關聯性。 那這又代表什麼? 這代表一個人會不會犯罪,不僅僅是「當下決定拿起菜刀」這種心理狀態能解釋的。當然,從個體出發的心理學扮演重要的功能,但是如果我們忽略「他所處的社會是怎樣的」,就很難解釋不同地區的犯罪狀況為何不同。 我們的社會就像工廠的生產鏈一樣,靠教育、媒體廣告、工作分工來形塑每一個人,從這個觀點來看,每一個人都是社會製造的產品。 當然有人可能會反駁,產品是沒有心靈的,但人起碼還有,我們不能把殺人案全部歸咎於社會。的確,我沒打算這麼做,我只打算說明:我們不該把殺人案全部歸咎於殺人犯本身。 如果我們遇到殺人案的狀況就只是處罰他,不論是關起來還是槍斃,那就會進入這樣的迴圈: 「社會穩定製造犯罪者,社會再穩定處罰這些犯罪者。」 這樣的迴圈說明我們沒有直接面對「穩定製造犯罪者」的原因,社會仍然會繼續穩定製造犯罪者。光是執行處罰,沒有辦法解釋為何台灣的治安比其他國家好,也沒有真正想去思考,未來會持續進步還是開始衰退。 我們不能以為有一群專家+官僚會默默的幫我們做這些「專家的事」。 當然沒那麼樂觀,政黨會依賴人民的憤怒喊喊口號,試法讓司法政策更符合人民的意見。專家難道能抵抗民意嗎?如果可以,鄭傑又是怎麼死的呢?我們對他的人格形成完全明瞭了嗎? 如果人民除了發洩情緒之外,還想做點什麼,來思考社會如何產生犯罪,那大家就應該花少一點時間上網噴「法官都恐龍!」「裝瘋就能免死!」,而花多一點時間找資料與論述。資料與論述不僅能改變你的觀點,你的觀點在民主社會裡扮演重要的角色。 這篇文章並非替廢死辯護,你可以在理解上述觀點(其實就只是一種觀看的方式,並不是什麼嚴謹的論點)的情況下,繼續支持死刑。但這篇文章的重點是,光是支持死刑,或光是支持廢死,仍然無法找到暴力與傷害的由來。我們既然已經知道這些犯罪並不是無中生有,而是與所處的社會息息相關,我們就有理由去關心這件事。
共 8 則回應
說了這麼多 請問你有什麼具體改善的建議呢? 例如:透過媒體來加強國民道德水平?
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
B1 如果不能提出實際的解決方法或是一點相關想法 所有空泛的討論都是枉然
南臺科技大學
紙上談兵
原PO - 國立政治大學
b1 b2 b3 就是因為目前沒有具體方案,所以才更有討論空間。有討論才有方案。 媒體加強道德水平是不可能的,比較可能的是建立社會安全網,讓精神醫學可以定期追蹤那些潛在的犯罪者。另一方面,人際關係是隨機殺人的最大因素,我暫時還沒想到辦法可以解決人際關係的問題。 日本做過調查,隨機殺人的五十二個案例中,有二十八個幾乎沒朋友,全部幾乎不在婚姻狀態,全部經濟狀況不佳、甚至失業。
原PO - 國立政治大學
b3如果連紙上都不談,那就真的比紙上談兵還差。
國立屏東大學
我覺得這完全在個人內心的想法有關,跟社會無關,大家都是面對著同一個社會,一定有人能在相同的情況甚至更慘的情況下保持者清醒的狀態,這時候就只差在面對這個社會的心態,而不是這個社會造就了這個情況。
B6 人是受社會影響的阿 人類是個社會化的生物阿 每個人受到影響產生的反應不一樣 不然為什麼有些國家監獄空了 台灣需要新蓋
國立臺北大學 會計學系碩士班
因為對相關議題也有興趣,所以有研究過相關資料,目前沒有研究可以明確的說明死刑的存廢是否會直接影響重大犯罪率。 本人並沒有支持死刑或者是廢死,但是在無差別殺傷人越漸頻繁的今日,我國政府除了執行死刑平息眾怒以外,是否還應該想辦法去防止類似事件的發生?日本政府就有對無差別殺傷人事件的犯人其背景及動機進行深入的調查,但是我國呢? 執行死刑絕對不該淪為政治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