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我也沒簽署 因為我知道現在台灣環境還沒有辦法消化同性事情 像是在教育方面 要怎麼告訴小朋友這些同性事情? 而且教育的課綱一直改 延伸出非常多教育問題 我可不認為可以正確教育我們下一代有關同性的事情 說真的…與其解決同性問題 倒不如先解決教育問題 P.S本人並不反同 但是我看到我學弟妹和我親弟親妹他們一直為了未來的升學煩惱 有感而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