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了最不想成為的賊

2018年9月24日 13:19
9.22 下午2. 搭往臺南的旅客,請由4號門上車。 — 小大一,第一次過節回家的浪子。 臺北到臺南的距離,不禁讓我時光倒流。 也突然想到,好幾年前看過簡媜的文章,女兒賊。 我應該不會吧,這麼不會講話的人,怎麼還會有人會特地為你買些什麼。 — 金牛座是很熱情的阿,可是面對重要的不是同輩的人,卻是會緊張害羞的不善言辭,每次電話講個三言兩語,就安靜了,被滿心的想念哽住咽喉。 然後:嗯,好,掰掰。 才剛到臺北生活了一個月,媽每次一直叫我打電話回家,我總說會會會,偶爾會打,但不是每次,直到有次他真的生氣直接罵了我, 你要當白眼狼是不是! 這個時候,在宿舍的我,只是靜靜地聽他罵完,然後掛電話, 我說了掰掰,另一頭回應的只有 嘟…嘟…嘟…。 — 回到了家,接連好幾攤的烤肉,充斥著3天的假期,每個長輩還有堂表兄弟姐妹,不斷問著臺北的生活,幾乎都是大同小異,即便知道他們的關心,但心力疲累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敷衍,或者偶爾低下頭用著手機跟朋友聊天。 禮拜日中午,約了許久不見的高中好友,逛了安平,買了好多給家人晚上烤肉的零食,但逛著逛著沒注意時間,回到家已經7.了,家裡滿滿的親戚人潮,我也只靜靜的一旁坐下開始吃東西,看著走過的人,沒有聊天,沒有甚麼互動,沒有,把思念講出來。 這些的舉動也招來許多責備, 為什麼不多跟長輩聊聊天呢?! 為什麼要一直玩手機?! 為什麼一直往外跑不顧家裡?! 為什麼不能像堂姐那樣撒嬌一下?! … 好多的為什麼,我也想問問為什麼,可是沒有人回答,我記得高中前不是這樣的啊。 更確切來說是高三前阿,之後為了拼學測,為了達到家裡所有人的期望,以及杜絕那些看笑話的嘴臉,每晚搞到11.多才回到家,鄉下的三合院早睡,靜悄悄的,剩我一個人躡手躡腳地洗澡讀書睡覺,然後早上再很早爬起來騎上腳踏車出門,大概除了還在玩手機的哥哥會講幹話以外就沒遇見什麼人了,然後假日也都泡在學校或者補習班,幾乎作息跟平日一模一樣,很理所當然的漸漸和家人疏遠,默默自己過自己的,不懂得撒嬌是什麼樣的舉動。 — 9/24 下午12.42 搭往臺北的旅客請由正門上車。 一個小小的行李箱,還有肩上的背包,重的不像能塞下那麼多東西的重量。 前一晚,房間的桌上堆滿了來自各方的零食與生活用品,努力挑選一些太過貴重的留在家裡給其他人,我沒那麼值得這些,不過最後也只是把一座小山分成兩座小丘,行李箱和背包差點合不起來的擁擠,裝的是家人的關心與諒解。 為什麼是諒解,這又是另一段更早的故事了。 早上電話響起,住在有點遠的阿姨打過來讓我晚點出門,他載著表姐飆了近1個小時,送來表姐到日本買的巧克力。 — 提著行李,背著背包,手上再提一個袋子,都裝滿食物與用品。而我,又要去台北了,下次回來再回去,我想不要再當賊了,至少拿的光明正大。
愛心
8
留言 2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