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童年就有癥狀了。 只是不知道而已~到後面才大爆發了。 現在每年也是要評估,藥備著,因為偶爾我會復發,藥量自己要加。 我是解離患者,幸好我遇見好醫師即時幫我排了心理師與諮商。 不然應該也是神經病一個。 安眠藥對我沒用,我吃解離的藥物直接讓大腦休息,安眠藥對我是放鬆劑。 現在朋友啊,還是一直說加油。 我心裡就是一句。 他媽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