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東大學

#文長 從資優生到休學

2018年11月10日 02:41
我有一個從小到大一直很要好的親哥哥, 我們一起玩一起鬧,他甚至會教我唸書。 他對我就跟其他哥哥對待妹妹的方式一樣, 他會嘴我會唸我,但是也很愛我。 他一直都很優秀很優秀,優秀到我懷疑我們不是同樣的父母生的。(我很不會讀書) 他從小到大都是校排前十,資優生中的資優生,而我,一直都不上不下,沒辦法成為聰明的人。 還記得建中數資班放榜的那天, 他笑著跟我說:「妳看,妳哥很棒吧!」。 我永遠忘不了,他那天的笑容。 後來,他如願參加了奧林匹亞化學比賽。 儘管沒能出國,但是他還是認真幫贏得機會的朋友一起準備資料,當朋友最好的後援。 後來有一陣子,他一直快樂不起來。 起初,我以為是因為不能完成夢想,還一直告訴他,以後還會有機會的。 沒想到,在某個一起出門玩的下午,他問我對同志的感受。 那一刻,我才明白 原來他一直因為性向而困擾。 他覺得自己喜歡男生,但是不知道怎麼告訴別人,他覺得自己不被世人接受。 他並不害怕求知路上的一切荊棘,因為他知道他有能力可以劈開它。 但是他害怕輿論,害怕從最愛的家人口中,聽見自己是怪物、是瘋子、是社會的毒瘤。 這麼好這麼善良的一個人,卻因為自己愛的是同樣性別的人,而痛苦自責。 在我離開臺北以後,就很少回家。 因為回家的路太遠太累,而且要面對覺得我不會讀書很糟糕的父母,要面對我的惡夢,所以我逃避。 離家兩年後,我從母親的口中得知哥哥休學,當時的我很驚訝,一直都很優秀的哥哥,怎麼就放棄讀書了? 原來,是哥哥受不了輿論。 母親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言語攻擊(母親一直懷疑哥哥是同性戀)、父親的幫腔、奶奶的想抱孫,都成為了哥哥的負擔。 心理影響生理,哥哥沒辦法維持他的聰明才智,沒辦法維持正常生活。 他的生活一夕之間全面崩盤。 稍早之前,我又接到了許久沒有傳來的哥哥的訊息。 他告訴我,爸媽又故意在他面前提到公投,嚷嚷著同性戀都不正常、應該送去精神病院。 其實,爸媽不停的在家族群組傳達的訊息我也有看見,但是因為明白他們的偏執,所以也無力反駁,只能用蒼白的言語安慰著哥哥。 看著平常總是嗆我的哥哥傳來的訊息跟貼圖,真的覺得很難受,曾幾何時,哥哥那麼自信的一個人,居然學會了迂迴的跟我撒嬌。 卑微的要求我接受他的愛心,渴望我安慰他。 總是嗆我是醜女人笨豬的他,這次居然沒有反駁我說自己好可愛的字句。 說真的,心真的好痛。 為什麼,明明只是愛的人性別跟自己一樣,就要承受那麼多的非議。 為什麼,明明只是想要和自己摯愛共同生活,白頭偕老,互相扶持,要被這麼多人阻擋? 真心希望大家幫幫忙,公投投票14 15幫我一起投個同意好嗎? 真的很希望再看見我哥哥的笑容,也很希望沒有人是跟我哥哥一樣活得很辛苦。 11/24 讓大家都有家,不好嗎?
愛心嗚嗚驚訝
1455
留言 49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