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吾科技大學

SARS過那麼久了但是心還是很痛

2019年1月13日 17:40
在此之前我們先向15年前不幸在SARS殉職的醫護人員默禱 15年我很想妳!妻「救人抗SARS」離開
imgur
imgur
還記得當年嚴重的SARS病情嗎?那時全台都彌漫了低迷且恐慌的氣氛,然而在那樣人人戒備的時機,卻依舊有許多勇士願意冒著風險,站在第一線努力了解病情,並積極關懷、照顧患者,希望能幫助更多人度過危難,陳靜秋就是勇士其中之一。 但是這場SARS犧牲了不少的年輕又熱血的醫護人員, 在當時對於台灣是一個悲慘的災難, 對很多人而言是無法揮去的痛, 最近因為嚴凱泰病逝, 媒體再度地敘述陳靜秋護理長病逝 30日下午,我們電話最後聯繫,她問我有沒有狀況,我說沒有,女兒也沒有狀況,她說:『那我就放心了』!我等下要麻醉插管了,你們不要擔心。 隔天就病逝了。 也許SARS過了15年了, 但是對我來說看到這些文章我的內心還是很痛, 對於那些殉職的醫護人員還是捨不得。 所以也祈願殉職的醫護人員保佑台灣不要再有任何的疫情了
5671
留言 67
文章資訊
共 67 則留言
大仁科技大學 藥學系
台灣人很健忘的
國立政治大學
健忘是事實, 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更要時時警惕 不要讓歷史悲歌重蹈覆轍, 也要提醒自己和後代永遠不要忘記為人群、大眾犧牲的人。
中央研究院
這次沒有病情發作!不錯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在上課的時候常常提到這個事件 我真心覺得佩服 如果是我,會做出什麼決定 有人想要逃出醫院,有人義無反顧留下來 身為護理人員,我的職責和我的生命 我覺得這永遠是無解的 不一定真正熱愛護理的人就願意留下 因為在生命面前每個人都是脆弱的 但是願意留下來的人 絕對是偉大的天使 今天依然敬佩所有為疾病奮鬥不懈的醫護人員
原 PO - 醒吾科技大學
B4 學姐當然沒錯,有時候我覺得看到醫護人員義無反顧的衝上第一線照顧病人我感到敬佩,也許SARS事件已經遠離了但希望台灣不要忘記這個悲劇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B5 沒錯,我們不只敬佩 也要學會教訓 因為SARS事件也改進的觀念和方法也很多 希望不要只能因為大規模犧牲而改進
中央研究院
B6 我勸你不要跟他認真,雖然是難得好文
香港職業訓練局
因為不是台灣人,所以不太清楚當時的情況。 沙士對大部分的香港人也是不會忘記的。因為沙士讓香港變成災區,然後經濟下滑,然後中國派人到香港旅遊,結果他們走法律漏洞,大量中國女人闖關,逾期逗留在香港生孩子,再靠孩子奪香港人的資源和拿身分證。因為香港身分證比中國的自由度更多。然後透過單程證植民換血香港。有時候都懷疑是陰謀嗎? 因為香港有沙士是由一位自私中國教授,感染了。卻沒有休息,反而來香港的酒店。結果,傳染了岀去。三百多條人命就因為一個自私的中國人和中國廣東省隱瞞實情。 他們害死了謝琬雯醫生,一個年輕又聰明的孩子。中國人不是最會説,他還是孩子,不懂事。孩子前,孩子後。可是謝醫生也是別人的孩子啊。要成為一個醫生有多難,可是自私的中國人就這樣摧毀了 忘記的是岀賣香港的賣港賊。
輔仁大學
SARS爆發時認真感受到社會現實,政府單位第一時間封鎖和平醫院,接下來一個月我們全家只能透過電視轉播才看的到我媽媽的影響,後來又被集體送往公訓中心,在那個智慧型手機還不發達的情況下,根本沒辦法很清楚的了解在公訓中心裡面醫護人員的狀態。醫護人員的家屬也只能因應當時政府的政策,被關在家中進行隔離,每天吃著衛生所人員送來冰冷沒有變化的飯菜,看著衛生所人員進到家裡送飯那種厭惡的眼神,真的感到很失望。 在被關在和平醫院的期間,我媽媽科室有人染病過世,政府的解決方式竟然是說要保送那位阿姨的小孩上建中跟北一女,難道政府的想法是覺得給予這樣的「獎勵」,就可以彌補家庭的缺口嗎? 若不是當時政府第一時間封鎖院內有人染病的消息,再直接進行封院,情況會像當時那樣一發不可收拾嗎?彷彿讓所有醫護人員在醫院等死。 醫護人員非常辛苦,尤其現在的醫病關係如此緊張,病人動不動就要告醫護人員,醫護人員很多時候都是拿自己的健康去救人,希望政府可以多體恤醫護人員,而不是等到出事之後才去檢討,況且人民並不是政府政績的棋子。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護理系
我每每聽起單位挺過來的學姊分享的事情 總會毛骨悚然 她的總結是人性好可怕 在那時候真的知道什麼叫自私的害怕 那時候他們隔離病房的時候 就算有家庭的 都統一睡宿舍 本來睡宿舍的同仁 都被室友(不是隔離病房的人)把東西全部丟到走廊 趕去走廊睡覺 只因她照顧的是SARS病人 還有在隔離病房的護理人員自己不到10個月的小孩住院,跑去其他病房探望自己小孩而被轟出門口,自己的小孩都不能探望,這樣還有人性嗎⋯⋯ 學姊說每次進去就算有著呼吸出來病房,不代表下一秒在別的地方爆發症狀 每次這樣聽下來 都要警戒著醫療第一線人員 不要再有這樣的犧牲出現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9 第一時間封鎖這個舉動沒問題吧 這也是政府在沒辦法找到解決方法之下第一時間能防止病毒擴散的行動 封鎖消息是因為不想造成大眾恐慌 萬一大家得知在香港跟中國大殺四方的病毒已經傳入台灣某某醫院 民眾肯定會爭先恐後逃離附近吧 尤其是台媒素質大家都懂 我來自香港的 沙士爆發那一年我國小三年級 香港政府在病毒進入醫院當下沒有實質的行動 也沒有封鎖任何地方 病毒透過原帶病者、醫護人員向各社區傳播開來 還把病毒帶進學校 以我的記憶 第一宗病例被發現後至少一至兩個禮拜學校才宣布停課 明知SARS高度傳染性 香港人口稠密成這樣子 還敢把疑似感染病例當作一般病患住進普通病房 這就是行動力緩慢的政府帶來的代價 1755染病、299人死亡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8 你也扯得太遠了吧同學== 中國是很嘔心沒錯 但可以不要在跟中港關係完全沒關係的po文散播你的仇中言論嗎
逢甲大學 化學工程學系
B12 總是會有偏激言論 別管他 SARS是凸顯當年台灣防疫體系的問題 但也是那次慘痛的教訓 政府才建立一套完整的防疫體系
輔仁大學
當然若是不是身在當下,不是當事人,當然可以義正嚴辭的認為政府的作法是為了防止疫情擴散,但是請各位設想為你是當事人或是其家屬,當政府下令封院的時候,你有想過你只能透過電視轉播,看著自己的親人被迫在院內「隔離」,又或者講直白一點,就在看哪些醫護人員發病? 況且當初SARS第一起病例也並非發生在被封院的和平醫院,而是台大醫院,經由轉診過後送到和平醫院,轉診後的患者都住在和平醫院舊大樓的隔離病房,所有裡頭的空氣流動也都是經由完全控管的。 若是政府所謂的因應措施是放任患者及醫護人員關在同一個空間「等死」,讓病人照顧病人,換作是你你作何感想? 彷彿身陷在電影全面擴散的場景
宏國德霖科技大學
😢😢那時候真的很嚴重,以前還小沒感覺 到長大一點回頭看新聞越看越難過
朝陽科技大學
中國: 哈哈哈 看來SARS殺傷力效果 台灣實驗成功
國立政治大學
不管是嚴董事長,還是這14位抗疫英雄 都是最溫和而溫柔的天使 他們的大愛跟無私真的令人敬服 願他們在天堂一切安好。
國立成功大學
b13 當初中國大陸的確是隱匿疫情啊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會計資訊系
有空的可以搜尋「和平醫院sars隔離日記」 下面是轉貼連結,原始的好像失效了
真的是看到心都揪起來,完全可以感受到那種無助和不甘QQ,想到之前選舉還有人拿SARS防疫當政績真的為這些第一線人員感到不值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14 所以政府把人都放出來會比較好嗎? 如果是我的親人 我也會同意染病的人被隔離 如果染病的人是我,我也會支持被隔離 因為在政府研究出解決辦法之前 這種傳染病隨時會拉幾百幾千人一起陪葬 犧牲小部分人而換取大部分人的安危 把病毒傳染的機會降至最低 這是政府唯一的選擇 在這種情況下 面對現實必定是大於道德觀念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嗯嗯。💧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至少這件事後期處理有做好 和平封院後犧牲小部分的人 雖然全滅,但至少有守住疫情不繼續擴散 想想,要是不封院,傳染出來該死多少人? 有時候不能全怪人跟處理方式問題 這是不得不做出的選擇 願犧牲的醫護人員們,R.I.P
輔仁大學
B21 憑什麼沒有發病的人必須跟發病的人關在一起?憑什麼我的家人就需要被當作你所謂的被犧牲的少數人?畢竟你不是當事人,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身歷其境的時候,希望你還能說出這種正義的話
輔英科技大學 醫學檢驗生物技術系
B11 其實我本來也認為隔離沒有錯,但這是在我聽我媽媽跟我講那個故事之前... 當時和平醫院封院的時候,我媽的一個朋友(學姊)就是那邊的護理師,封院那天本來應該是她上班, 但因為那日她臨時有事跟別的護理師換班...就那麼剛好逃過了封院, 媽媽告訴我說,她們那時候只有一個想法就是「幸好」雖然這很自私, 但真的,當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或是家人朋友身上的時候,我們無法也絕不能接受這種說法,畢竟 我們只是人不是聖人更不是擁有大愛的神佛... 更何況殉職人員不只護理師還有其他人員 那更恐懼了...或許,哪天會發生在我身上呢? 但你往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地方想也是很好👍 只是觀點比較不同而已吶 我相信9樓也只是跟我們一樣,感到恐懼和憤怒罷了 畢竟,沒有人願意被當作那個犧牲者!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
我媽媽也是和平醫院的護士,SARS那時候被隔離,雖然那時候我還小完全不記得,但現在根本不敢想像要是媽媽那時候出事了我該怎麼辦,希望台灣能好好的。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24 因為沒有發病不代表沒有被感染 以當時的醫療技術根本沒辦法立刻分辨出有染病跟沒有染病的人 寧願守著醫院的大門也不讓病毒有機可乘傳入社區 你認同為一己私慾而危害大眾我尊重你 也容許我批評說就是因為有你這種想法 這個社會才會這麼冷漠 我愛的人我認識的人就該活著就該救他們 周圍我不認識的人管他去死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會計資訊系
B11 在狀況未明的情形下封鎖和平醫院而無規劃隔離動線及管制措施,只是把和平醫院化成一個大型的病毒培養皿罷了 如果你知道你自己染病願意被隔離很好,但他們有許多人是在本來不會染病的情形下,因為管理階層錯誤的政策被迫接觸到感染者而染病 如果你今天只是最低風險的可能感染者,在家自我隔離即可,醫院卻強制把你召回,在沒有給你隔離衣讓你和其他感染者處在一起,外部來訪視的長官卻穿著全套太空人一樣的隔離衣和氧氣筒,講幾句屁話就跑了,你看著整間發燒的交互感染的病人,看著一起工作的夥伴口鼻身體插滿管線,維生的機械逐漸壓爛他們的肺,而你本來沒有感染,卻哪也不能去,只能等待 這些人就是因為錯誤的決策喪命,道德的大旗不該做為他們陪葬的理由,如果我們繼續以「那也沒辦法、當時只能那樣做」作為面對此事的態度,這些人就真的是枉死了。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會計資訊系
B27 同意沒發病不代表沒感染,但當時已有基礎的技術跟徵兆可辨認感染病人,即使是沒發病的但接觸過疑似感染者的低感染風險者,只要連續追蹤並自我隔離也可有效防治,當時也有很多人是受衛生局管制自我在家隔離,或是移至軍用飯店一人一間進行隔離,這樣都比在已知飛沫是感染途徑的情況下,把感染者跟非感染者無限制的關在同一間醫院好多了。 諷刺的是和平醫院的連鎖感染也是在陸續移出感染者至其他醫院救治後才停止,證明當初封院是錯誤的決定。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28 那請問當下除了封鎖醫院以外有更好的處理方式嗎? 已知的狀況是SARS是種高傳染性的病毒 在未找到解決辦法之前 限制病毒的傳播不是唯一的方法嗎? 如果你要說台灣政府封鎖醫院的決策是錯誤的話 抱歉我並不認同 因為在SARS到達台灣前已經在香港被發現 而香港政府在發現病毒當下並沒有限制病毒的傳播途徑 以至於後面病毒在社區、學校爆發 犧牲了幾百人的性命 從SARS中康復的病患數年後也因為強力的藥物治癒而出現大小不一的後遺症 這就是政府沒有及時反應的代價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會計資訊系
B30 簡單回應,你可能有個邏輯上的誤解,我不是不同意隔離,而是不同意以錯誤封院方式進行隔離 當然有許多比無知的封院來得好的做法,比方說以個人方式進行追蹤隔離(不是自主性的,衛生局還是可以介入追蹤與記錄),或是規劃好防疫區出入與消毒措施,這不是當時技術做不到的事,否則有收治SARS病患的醫院不少,為何只有和平爆發大規模連鎖感染 重複一次我的觀點:不是不同意隔離,但和平醫院的封院是草率只想省事好向民眾交代的人禍,當時絕對有辦法做的更好,不面對與省思這點,那些醫療人員、清潔工就真的是枉死。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我永遠記得我們老師上到SARS時忍不住哭了 這時大家心中的一個痛
中原大學
記得那時我媽媽(護士)也被隔離 全家人真的很緊張很緊張 B26 很能懂你的心情😢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剛剛花了一個多小時看完林醫師的日記,猶如在現場般的感受封院內的狀況⋯ 謝謝你的提醒
國立臺中教育大學 數位內容科技學系
B19 然後中國外交官沙祖康在WHO,再補一刀說:「誰理你們?早給拒絕了! 」 兩岸一家親。
臺北市立大學 視覺藝術學系
關於後遺症
國立臺北商業大學
B12 如果當時中國沒有隱匿疫情是不是情況會好一點 永遠忘不了一個畫面是台灣媒體記者堵在WHO會場外問中國外交官 台灣2300萬人民該怎麼辦時?對我們說兩岸一家親的他們 冷冷的說 誰管你們 從那一刻起對中國政府再也沒好感...
國立臺灣大學
现在是中国大陆的流感高峰期。广州在流感疫苗供应紧张之际出现多起由流感引发的儿童坏死性脑炎个案。有医学界人士担心,当地流感可能已变种,促请当局及早改善通报机制。
簡單說一下中國的流感病毒突變。 這次突變的品種甲型H1N1本來是攻擊呼吸系統,最嚴重會引起肺炎的, 但不知為何,中國最近突變的流感病毒,會攻擊中樞神經系統,引起壞死性腦炎。 目前廣東有5名孩童陷入昏迷(新聞數字) 講起來很起雞皮疙瘩,當初SARS就是從廣東爆發的。
輔仁大學
B30 在封院前衛生所曾經要求政府對和平醫院所有醫護人員進行「移地隔離」,但是市政府仍然執意封院,你知道當初被要求回院隔離的醫護人員若是沒有按時走進被封鎖的醫院,是會被市政府提起告訴,要去法院進行訴訟的嗎? 醫護人員是人,不是犯人!是為了所有民眾健康而生的職業。 這是21世紀以民主為號召的台灣,政府竟然央求人民進到隔離區去「等待發病」? 政府沒有處理過疫情擴散我可以理解,但是事後的處理呢?罹難者發發撫卹金就解決了嗎? 當時在院內的醫病雙方人人自危,每天擔心自己會不會發病,罹難了被政府當作英雄恭維,活得好好的好像也是應該的? 就連我當初在家隔離完到學校去上課,同學都直接霸凌排擠我,同學的媽媽還直接叫班上的人不要跟我玩,這就是現實,若是你經歷過那種心理,再請你來跟我分享你的感受。
輔仁大學
B27 在這裡再次跟你聲明,我家就住在和平醫院旁邊,整個和平醫院當時的情況我絕對比你清楚,當時整個院區是被圍住的,如果有時間請你去找找那時候的新聞,整條延平南路除了媒體都像死城一般,透過電視看著政府官員穿著隔離衣帶著N95口罩走進封鎖線內勉勵幾句,這就是我們政府面對疫情的處理方式。 面對這種事,我當然會擔心疫情擴散,我也並沒有私心覺得我媽媽要被放出來,我也從來沒有說過隔離不對,我從頭到尾都在痛斥「封院」這個錯誤的決策。 也把你為我冠上冷血無情的帽子收回,因爲面對這個議題,你也同樣存在這樣的想法,我不否認人在死亡面前是自私的,但是也請你別冠冕堂皇的將冷血這詞冠在別人頭上,因為面對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們都一樣
國立成功大學
我阿姨的醫院當年也被封院......那時真的全家除了絕望好像也不知道能有什麼情緒 每天就一直打電話進去,看她們在裡面過的怎樣什麼的....... 林醫師的日記裡面也寫到我的高中學長,當年也是榜首之姿考入醫學系。 我只記得以前他父親說過一句話:“我後悔我的兒子這麼聰明、這麼優秀。” 其實這句話是很矛盾的一句話,但也道出了一切一切的無奈。
國立中興大學
請記得這主因是對岸隱瞞疫情產生的,習包子垃圾又要殘害台灣,請別再投給藍頭賣國賊了。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39 B40 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同一個人 我一併回覆好了 從頭到尾我的觀點是 我認同政府封鎖醫院的決策 以此為減低傳染機會的手法並無不妥 我並非台灣人所以我並不清楚台灣政府的後續處理如何 亦不知道為什麼你要把後續賠償及同學的反應扯到封院這件事上 從第一個留言開始 我的觀點就只集中在封院此事上 我認為是有必要性及可行性 至於其他無關的後續事情 我不予置評
輔仁大學
B43 我也秉持著同樣的觀點,封院就是政府做出最錯誤的決定,因為明明有其他的選擇,卻做出讓人民最失望的決策。 封院及隔離與後續賠償是一體的,換作是你,今天冤獄被關了一年,你身心備受煎熬,後來被放出來還能大愛的說沒關係? 當然這是題外話,我只是分享我經歷的過程。 不管你是任何人,若是你不了解事情的始末,那請你認真的去查看當時的新聞或是深入去了解當時醫護人員的想法後,再來回應你的觀點,而不是就片面的了解,就發表你的長篇大論。
中山醫學大學
B11 其實那時候在和平醫院的大家早就耳聞這個消息了,也知道可能要封院,許多醫生護理師已經向上級表示要停止看診,但當時的「政府」、「衛生福利部」堅持要繼續看診;明明已經知道這是高傳染性疾病,連中央空調都是傳染途徑,也確定有人感染了,但我們的「政府」選擇隱匿事實,再突然封院。你說的沒錯,我們的「政府」是打算面對現實,來犧牲整個醫院的工作人員,即使他們早就知道有疫情,也不選擇提早規劃,而是草草了事。的確高風險族群是該被隔離,但把低風險高風險的全部放在一起,隔離衣和口罩都不夠的情況下,那就等於讓大家送死吧。 我也同意SARS是該隔離,但是怎麼隔離、誰該隔離,如果當時政府願意動腦規劃(我不相信這點事情他們不會,就算沒經驗),就不會是選擇集體強制返回封院,有這麼多不滿和悲傷。不過在現實中政府選擇把大家全部扔進去,反正外面的人民搞不好也很支持啊,因為大家都不想死;至少是希望藉由上次SARS來累積經驗和學會動腦,不要下次發生大規模疫情,政府跟外界人民又是這種態度,呵呵。
輔英科技大學
「願這天來臨時,我能帶著我習得的知識和技術,大步向前,做好醫師該做的事,不想其他。生死有命,毋負初衷,莫枉此生。」
中山醫學大學
B44 我倒覺得所謂"封院是最錯誤的決定"根本只是馬後炮,只是當初的狀況和決定剛好導向了錯誤的結果,所以妳現在才能說它是錯的。可如果當初封院的確實是好的呢?這就是所謂的不曾發生過的事情是不存在的,我們難以預知選擇後的結果,我們現在不可能知道當初要是沒封,是否會導向大規模感染造成更糟糕的結果,只能依照現有的過往的經驗去驗證並改善。 當然我也相信政府當初在封院前一定做了很多愚蠢的決定,才會導向至此地步。不過無論如何,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我仍認為政府是有必要替"個人"作出所謂的必要之惡的決定。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44 為什麼不了解事情的始末就不能表達自己的觀點? 現在是連言論自由都沒有了嗎? 而且我說的不了解只是台灣政府後續的處理方式 在SARS這件事上面 香港比台灣經歷更慘痛的教訓 經歷過停課經歴過幾個月人人帶口罩的日子 憑什麼你不先來了解香港的經歷 了解香港未有及時行動而造成的慘況 再來發表你你長篇大論? 我現在只是表達我對台灣政府封鎖醫院的看法 少來跟我扯那些有的沒的 原本溫和的討論硬要嘴個”長篇大論” 因為香港政府沒有即時行動導致疫情爆發 所以我認同台灣政府當時封院的做法 觀點夠清楚了嗎? 鬼打牆夠了嗎? 還可以用別人不夠深入了解這個理由去堵上別人的嘴巴 因為你了解不夠深入所以你必須認同我的觀點?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B47 同意 應該說 因為現實沒發生更壞的情況 沒有人看到如果沒有封院而引發的危機 大家只看到封院導致的結果 便覺得這是個錯誤的決定
慈濟大學 醫學檢驗生物技術學系
某樓無知真可怕 可不可以先去查資料再來回 不是一直跳針封院沒有錯 今天看到這篇文去查了詳細資料 醫院把一堆人召回 1000多個人關在一間已經爆發院內感染的醫院裡 ??? 原本沒有被感染風險的人也關在一起 封院之後又沒有好好管制院內人員的移動 導致感染的人越來越多 哇 太正確了吧? 明明知道自己對當初的情況不清楚 也沒去查資料 只會在那一直跳針 沒有說不能發表意見呀 但發表意見之前請先去了解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