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法律學系
其實我覺得蠻有趣的是,如果你不信任政府,那你怎麼還會把唯一死刑這個這麼大的權力交給政府。 如果你不信任司法,你怎麼知道唯一死刑之後,你絕對不可能無辜上斷頭台?